第九十七章 恶鬼雕像

  四四方方的一枚小印,上面雕刻着十二座雄伟的宫殿,十二座宫殿组成一个神秘的印记,似包含宇宙洪荒之奥秘,虽然这只是图画,并非真的鬼器,一眼看去依然被印中雄浑之气所震慑。

  “我要兑换这一枚不死印。”既然有《不死经》的专用碧落鬼器,白苍东自然不愿意错过。

  “你真的有十万鬼令!”见白苍东转出了鬼令,那执事犹自不敢相信。

  白苍东指了指图案上的不死印,没有多说什么。

  那执事重重冷哼一声,收了鬼令之后,自后殿的阁楼之下取出一木盒交于白苍东。

  白苍东打开木盒一看,果然是那方小印,印上的十二宫比图画之上更加震慑人心,几乎要破印而出。

  直接在不死印中打下标记,将其收入黄泉宫之中,白苍东这才离开了藏宝阁。

  “果然是《不死经》的专用鬼器,如此轻易就被不死经修成的生气所炼化,原本我还担心在黄泉境之时使用碧落鬼器会有些阻碍,有了这方不死印却不需要担心那些了。”白苍东到无人处试了不死印的威力之后,心中万分惊喜。

  不死印非常神异,十二座长生宫组成的印记在白苍东驱动之下化为实体收纳镇压一切,是一件十分奇异的鬼器,真正的威力如何,还要在战斗之中才能知道。

  白苍东回到极光岛苦修《三幽玄洞真解》和《幽冥七解》,《三幽玄洞真解》也就罢了,白苍东已经练成了《幽冥神拳》和《幽冥鬼步》,只用了一些时间学成了最后一门《幽冥真气》,就算是练成了《三幽洞玄真解》。

  《幽冥七解》却有些麻烦,需要把三门秘法融为一体,修成幽冥之体,才算是功德圆满。

  准确的说《幽冥七解》本身不是一门秘法,只能算是《三幽洞统计资料真解》的最后一段,只有修成《幽冥七解》,才算是真正的练成了《三幽洞玄真解》。

  将三门秘法融为一体修成特殊的幽冥之体,又岂是容易之事,其中有七道难关,所以才被称为《幽冥七解》,只有解去这七个难关,才能成就幽冥之体。

  白苍东苦苦修炼,人如磐石一般枯坐于石床之上,身体泛着如似玉的光泛,皮肤越来越晶莹剔透,竟可看见皮肤之下的血管和白骨。

  时间一天天过去,白苍东一直没有动弹,身体仿佛已经化为水晶雕刻,五脏六腑皆清晰可见,同样如水晶般晶莹。

  又过了几天,白苍东的身体隐约间似乎已经并非实体,与空间融为一体,一眼看去如境花水月一般不真实。

  “噗!”白苍东一口鲜血狂喷而出,身体恢复了正常的人体,脸色极其苍白。

  “为什么只能练至第四解,再往下却无论如何也无法破突了,练了反而伤及自身。”白苍东感觉自己的伤势极重,不敢再继续修炼下去。

  若是有师者传授,白苍东现在就可以请师者解答疑难,可是他没有师者,《幽冥七解》的来历也有些异常,没人能够帮他解答疑惑,只能暂时修炼至第四解,剩下的三解暂且放于一旁。

  白苍东听到岛外有人呼喊,出岛一看,鱼玄机、鱼小慧、凌坤、凌青宣、风不平等一众人都在他的岛外。

  “你们怎么都在这里?”白苍东讶异的问道。

  “谢天谢地,白大哥你终于出来了,我们还以为你就要错过这次的圣子之战呢。”鱼玄机欢呼道。

  “今天就是圣狱开启之日,我们已经在这里等了好几天,本想再和你商议一下进入圣狱之后的诸多事宜,现在也没有那个时间了。”风不平说道。

  “对不住各位,我因为修炼一门秘法,竟然忘记了时间。”白苍东大为骇然,他修炼《幽冥七解》之时,感觉时间只是过去了一小会儿而已,谁知竟然已经是一个多月之后,这门秘法实在有些诡异。

  “白兄,我看你的脸色似乎不大好,没有问题吧?”凌坤有些担心的看着白苍东。

  “没有关系,修炼之时出了一点问题,已经解决了。”白苍东因为修炼《幽冥七解》而受的伤虽然很重,却他有炼狱王之体,这样的伤用不了多时就会自我恢复,并不会耽误许多事。

  “那就好,我们快走吧,圣狱马上就要开启,我们必须马上回到青冥岛。”凌坤说道。

  “等我取几些东西。”白苍东飞回岛上,片刻之后再次出来,一众人这才各自召唤出自己的座骑,赶往青冥道。

  诸多弟子都在赶往青冥岛,白苍东一行人在路上遇到了不少其他的道斋弟子,大多都是行色匆匆,白苍东一点都不认识,鱼玄机却时时发出惊呼,告诉白苍东那些弟子是什么样的来历,干嘛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那是什么地方?”到达青冥岛之后,白苍东看到许多弟子都围在一个高大的恶鬼雕像之前,不知道他们在做些什么,那里分明不是进入圣狱的祭坛。

  “白大哥,你忘记我告诉过你,道斋之中有一位师者逝去,留下了一件《三幽洞玄真解》的专用鬼器给道斋的弟子吗?那座雕像就是那位师者留下的考验,至今仍然无人能够通过考验。”鱼玄机说道。

  凌青宣在一旁接口道:“也不知道那位师者是不是在骗人,说什么那恶鬼雕像就是那件鬼器,修炼过《三幽洞玄真解》的有缘弟子自然可以得之,可是整个青冥道斋修炼过《三幽洞玄真解》的弟子几乎都去试过了,那雕像却没有半分反应,根本就是一块顽石。”

  “小妹不可乱说,那位师者已经逝去,没有必要欺骗任何人。”凌坤在一旁轻声说了一句。

  “白大哥,你不是也修炼了《三幽洞玄真解》,反正也用不了多少时间,不如去试试看,说不定你就是有缘之人。”鱼小慧说道。

  “他一个邪魔歪道,也配称为有缘人。”宇文道圣在众人的簇拥下走来,如同太阳一般耀眼。

  鱼小慧本想反驳,可是看到宇文道圣之时,却被其震慑,竟然说不出反驳的话。

  其余几人也都被宇文道圣所震慑,神色都有些不自然,只有凌坤、风不平和凌青宣依然自然如常。

  “你们几个是我道斋中的弟子,万不可与邪魔歪道为伍,可随我一起进入圣狱。”宇文道圣目光从白苍东身上掠过,落在凌坤等人的身上。

  众人顿时一震,宇文道圣实力强横,又代表着宇文家,若是能够与他一起进入圣狱,定然能够获得巨大的利益。

  在宇文道圣的目光注视下,林家姐妹尴尬的看了白苍东一眼,低声说了一句对不起,竟自走向宇文道圣。

  “你们很好,可随我入圣狱。”宇文道圣脸上露了一抹笑意,让林家姐妹站于左右。

  鱼玄机和鱼小慧脸色有些复杂,变幻了半天之后,对望了一眼,两人同时点点头,坚定的站于白苍东身后。

  凌坤兄妹和风不平都没有什么反应,他们又岂是受人指使之辈,莫说是一个宇文道圣,就算是地狱王来了,想要命令他们做事,也要看他们心情好不好。

  见凌坤等人的反应,宇文道圣脸色微变,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目光重新落在白苍东的脸上,冷声问道:“是你杀了我的族兄宇文天远?”

  “宇文道圣,你想杀我尽管动手,何必说那么多废话。”白苍东不屑的说道。

  宇文道圣突然右手一扬,众人都没看清发生了什么事,自他和白苍东之间的大地和空间全部破碎,被硬生生划出了一道沟壑。

  “我要杀你,抬手足矣。”宇文道圣转身离去,那气势震慑了无数道斋弟子。

  “好可怕,刚才那是什么秘法!”

  “看不透,也看不清。”

  “那白苍东连一点反应都没有,估计是吓傻了吧。”

  “宇文道圣果然可怕,如此秘法实在恐怖。”

  “宇文道圣到底还是找到了无定风。”白苍东比他们看到的更多,宇文道圣刚才所用的秘法,分明就有无定风在内。

  “白兄,你没事吧?”凌坤脸色有些异样,宇文道圣的强大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没事。”白苍东摇摇头,宇文道圣没有要现在杀他的意思,所以他也没有要躲的想法,此时亲眼看到了宇文道圣以无定风修成的秘法,心中反而轻松了许多,那门秘法确实厉害,若是突然间用出来,白苍东也不敢保证自己能不能应付下来,现在有了防备,那门秘法对他再无用处。

  “你早晚不过是个死人,只是看来用不着我出手了。”长空无忌同样在一众人的簇拥下走来,在他身边还有如同天上无情仙子的长空无垢。

  “你可以出手试试看。”白苍东撇嘴道。

  “哼,若非进入圣狱之前有血之戒,你以为你现在还能站着和我说话吗?”长空无忌不屑的转过身,不再理会白苍东,竟自向那恶鬼雕像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