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鬼器铠甲

  “长空无忌比起宇文道圣来还是嫩了一点。”林家姐妹的离去,并没有影响凌坤的心情。

  “为什么这样说?”白苍东疑惑道。

  “你看宇文道圣,就不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去试那恶鬼雕像。”凌坤笑道:“我敢打赌,宇文道圣一定在私下偷偷来试过了,像这种没把握又丢面子的事,他是绝不会像长空无忌这样鲁莽行事的。”

  “说的有道理。”以白苍东对宇文道圣的了解,他还真的是会那样做的人。

  长空无忌已经在众人簇拥之下到了恶鬼雕像之前,伸手放于恶鬼雕像之上,将自身所修的幽冥真气灌于其中。

  等了半晌,恶鬼雕像没有反应,又等了半晌,还是没有反应,那恶鬼雕像根本就像是一块顽石,一丝都不曾动弹。

  “连长空无忌都不能获得那雕像的认可,留下雕像的师者到底想要选一个什么样的人啊!”

  “我看啊,那恶鬼雕像根本就是某位师者开的一个玩笑。”

  “长空无忌毕竟还是差一些,若是换成宇文道圣来,还有些希望。”

  “不错,若说道斋之中还有谁有机会得到雕像的认可,那就只有宇文道斋了。”

  “可惜宇文道斋已经赶去圣狱祭坛,他根本就对这恶鬼雕像没有兴趣。”

  “看到没有,这就是宇文道圣的狡猾之处。”听着旁边的一众道斋弟子议论,凌坤轻声说道。

  没能获得雕像的认可,长空无忌脸色微笑,随后又恢复了正常,朗声说道:“看来我与这件鬼器无缘,大姐,你要不要试试看,这也许是你的机缘。”

  长空无垢淡漠道:“我有《不死经》足矣,天下任何秘法皆不入我眼。”

  众人这才想起,长空无垢是道斋中唯一个修炼《不死经》并且突破至碧落境的人,听长空无垢如此说,众人的目光不由得转向白苍东身上。

  “同样是修炼《不死经》,白苍东依然还是黄泉境,比起长空无垢还是差了许多。”

  “长空无垢天资纵横,又专心一致,终是以《不死经》突破至碧落境,白苍东那人自然差的远了,听说他前些时候去闯了幽冥鬼塔,看来也是对恶鬼雕像有所企图,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以《不死经》晋升碧落境。”

  “是啊,还听说他在幽冥鬼塔中待了两个多时辰,最后突然通过了,也是一个不小的奇迹。”

  “那又怎么样,不入碧落一切终究是空,在黄泉境再强大也没什么用处。”

  白苍东站在一旁,见长空无忌自恶鬼雕像前退下来,竟自走了过去,他不像宇文道圣一样需要名声,自然也就不需要惧怕失败。

  “你心念太杂,难成大气。现在全心全意修炼《不死经》,还有一线机会可晋升碧落。”与白苍东擦肩而过的时候,长空无垢突然说道。

  “不劳阁下关心。”白苍东淡淡地应了一句,继续走向恶鬼雕像。

  长空无垢还想说什么,突然见那恶鬼雕像光芒大放,如同自地狱深处苏醒的恶魔一般,睁开了双眼,死死的盯住距离它还有一段距离的白苍东,陡然间化为一道流光射向他。

  轰!

  白苍东身上的衣服破碎,黑色的光华包裹他的全身,化为一件黑色的连体铠甲,衬托的他整个人都高大了几分。

  众人看的目瞪口呆,整个道斋的弟子费尽心机,用尽全种方法想要得到的鬼器,白苍东还没有走到它的面前,它自己就迫不及待的冲了过去,这简直让人没有办法接受。

  长空无垢出尘如仙的面容也难免有些尴尬,她刚才还说白苍东难成大器,如今就得鬼器自动来投,这颜面怎么也放不下。

  不管其他人都是什么表情和想法,白苍东只是看了长空无垢一眼:“我等着领教你的《不死经》,看看谁的《不死经》才是真正的无敌。”

  说完也不理会长空无垢的反应,和凌坤等人一起离去,前往传送至圣狱的祭坛。

  “白兄,你真是令人惊讶啊,那件铠甲到底是什么样的鬼器,真的是《三幽洞玄真解》的专用鬼器吗?”走到无人之处,凌坤笑着问道。

  “应该没有错,这件铠甲必须以《三幽洞玄真解》才可以驱动。”白苍东说了《三幽洞玄真解》,而不是幽冥真气,就是因为这件铠甲,竟然需要幽冥体才可驱动,难怪旁人以《幽冥真气》灌输给它,怎么也无法让它有所反应。

  说话间,白苍东一行人已经到达祭坛之前。

  “你们要进入圣狱吗?”守护祭坛的师者神圣而庄严。

  “是的,我们要进入圣狱。”白苍东一行人同时答道。

  “凡进入圣狱者,生死各安天命,你们可想清楚了?”师者再次问道。

  “是的。”

  “好,你们现在可以登上祭坛了。”

  “等等。”一人御剑飞来,落于白苍东面前。

  “你怎么来了?”看到剑四十四,白苍东心中微微有些异样。

  “我与你一同进入圣狱。”剑四十四迈上祭坛,站于白苍东身边。

  “万万不可!”白苍东还没说什么,那看守祭坛的师者却激动的说道:“剑四十四,速速退下,不可胡闹。”

  白苍东柔声说道:“我可以应付的,你不必和我一起去。”

  “宇文道圣练成了《无定环》,此秘法凶狠异常,一般的秘法都难以匹敌,我修炼了一门秘法,可敌无定环,所以这一次我必须和你一同进入圣狱。”剑四十四心坚如铁。

  “胡闹,真是胡闹,剑四十四,你来这里,斋主和你的师父可知道?”那师者再次大声说道。

  “不知。”剑四十四摇头道。

  师者大怒道:“那你可知道你这么做会让斋主和你的师父非常生气,使整个道斋的师都失望透顶。”

  “我只做我该做的事。”剑四十四声音如古井一般没有一丝波澜。

  “该做的事?你进入圣狱就是绝了成为道斋之主的道路。无论胜败,你都与斋主之位无缘,胜,道斋不会要一个有圣女身份的斋主,败,道斋更不会要一个败于圣子圣女之手的斋主。”

  “那又如何?”

  “那又如何?”师者气怒已极:“你对的起你师父,对的起斋主,对的起我们一众师者的苦心吗?”

  剑四十四看了那师者一眼:“我师只传我秘法,未曾说过一定要我成为道斋之主,我与斋主只见过三面,未收起半分馈赠,与一众师者更是几乎不曾有过半分来往,亦没有受过道斋的好处,不知道如何对不起你们了?”

  “你……”那师者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半晌之后,师者想起了什么,又大声说道:“你继承了我道斋至宝青帝剑,又怎么可以说没得我道斋的好处?”

  剑四十四突然伸出右手,卷起衣袖,露出白嫩的手臂,只见其中一道尺长的血痕触目惊心。

  “我已自毁剑印,破去与青帝剑的关联,自此以后,青帝剑依然是你们道斋的至宝,我剑四十四依然是我剑四十四。”剑四十四放下衣袖,淡漠说道:“现在我可与他一起进入圣狱的吧。”

  “你……你一定会后悔的……”那师者已经气的无法言语,狠狠发动祭坛。

  白苍东看着剑四十四,没有说什么你何苦如此的话,只是轻轻的说了一句:“我会寻一把比青帝剑更好的剑给你。”

  “我等着你的剑。”

  光芒闪烁,众人只感觉眼前光影变幻,恢复正常的时候,众人已经站在一片巨大的叶子之上,那叶子碧绿葱翠,若荷叶一般舒展。

  白苍东凝视远方,只见无际的白色云海之上,一片片巨大无比的绿叶如荷塘春色,天边七根巨大的藤蔓直接连上天际,让人无法想象其上是何等风景。

  白苍东等人传送进入圣狱的一刹那,几道人影几乎不分先后的瞬移至祭坛之前。

  “剑四十四的人呢?”其中一人急急问道。

  “斋主,剑四十四已经和白苍东一起进入圣狱了,这等无情无义之辈,根本不配成为我道斋之主。”守护祭坛的师者犹自生气道。

  “胡闹,简直就是胡闹,怎么可以放走剑四十四,万一让她成为圣女,对我道斋而言将是大祸!”斋主脸色阴沉。

  “她成为圣女又如何,自我道斋成立至今,不知道多少圣女出自我道斋之中,区区一个剑四十四,成了圣女和我们道斋又有什么关系?”那师者不屑道。

  “唉,青帝剑自行认主,在她身上留下剑印,若是她成了圣女,道斋恐怕会失去青帝剑。”

  “我亲眼所见,她已经自毁剑印,与青帝剑再没有关系。”

  “这就更糟了,剑印被毁,等若剑主有难,原本我还可以封印青帝剑,现在只怕那青帝剑已经苏醒,很快就会破封而出,去寻那剑四十四。”斋主脸色十分难看,解释道。

  “啊!”

  至此,那师者才大惊失色,知道自己一时的失察,犯下了弥天大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