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幽冥七解》

  一个时辰不算什么,当时间到达两个时辰的时候,所有在幽冥鬼塔的人都没了声音,青冥道斋中的许多师者都被惊动,有的直接来到幽冥鬼塔之前,有的通过鬼器在注视着幽冥鬼塔的动静。

  “两个时辰了,这已经打破了幽冥鬼塔最久的时间,一个黄泉境而已,怎么做到这一切的?”一位师者凝视着幽冥鬼塔自言自语。

  “《不死经》如此强大,似乎有必要重新重视起来,也许可以找到超脱于黄泉碧落之上的方法,若是黄泉境就如此强大,超脱之后的力量定然无比恐怖。”

  “可惜了,终究是没有前路的人,在黄泉境再强也是无用。”

  诸多师者的心思各不相同,却无一例外都认为修炼《不死经》的白苍东,在黄泉境已经强大到了可畏可怖的地步。

  白苍东在河底艰难前行,已经走了数千方格之多,只剩下最后七格,可是那吸力却强大的可怕,压弯了他的脊梁。

  啪!

  既使以白苍东的身体之强,依然抵抗不住那可怕的吸力,整个人被吸的趴在方格之上,只能以双手和双腿勉力支援着。

  最后的七阶似乎有些不同,白苍东走完前面的方格之后,似乎已经得到了完整的《三幽洞玄真解》,可是最后还有七阶,却不知道那七阶之中还有什么。

  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白苍东没有要放弃的想法,双手双脚同时用力,爬入下一方格之内。

  光华射入印堂之中,白苍东脑中多了一门秘法《幽冥七解之第一解》。

  “啊,这才是真正的《三幽洞玄真解》,前面的《三幽洞玄真解》,只是把《幽冥神拳》、《幽冥鬼步》和《幽冥真气》收集于一部秘法之中,而这《幽冥七解》,才是真正把三种秘法融为一种秘法的真正根源。

  知道剩下的七个方格才是《三幽洞玄真解》的精华所在,白苍东更加不愿意就此放弃,支撑着身体向下一个方格之内爬去。

  在强大的吸力之下,白苍东的骨骼啪啪作响,人几乎已经被压在地面上,手指紧扣着地面,因为太过用力已经破裂至鲜血淋漓。

  还剩下最后的三格,白苍东感觉身体都快要被吸血压扁。

  “啪!”不知道是哪一根肋骨,竟然被硬生生吸断。

  皮肤下的毛细血管爆裂,让白苍东看起来像个血人,可是他的眼睛却依然坚定明亮,不屈不挠的继续前行。

  到爬上最后一个方格之时,白苍东几乎已经不能动弹,可是他嘴角却依然含笑,他坚持到了最后,并且真的成功了。

  光华自那方格下升起,托着白苍东的身体升上幽冥鬼塔的塔顶,万丈光华自幽冥鬼塔上面放射而出。

  这是闯过幽冥鬼塔的标记,每个闯过幽冥鬼塔的人都会受到这种待遇,只是这次的光华却有些不一样,那光华直入云端久久不散,使方圆数里面之内都如同白昼。

  “在里面的待了近三个时辰,竟然真的闯过了幽冥鬼塔。”安紫真脸色非常古怪。

  白苍东飞身离开幽冥鬼塔,他得到了完整的《三幽洞玄真解》和《幽冥七解》,正需要时间彻底化为己用。

  “请稍等片刻。”数位师者几乎同时出现在白苍东面前,把他拦了下来。

  白苍东心中一震:“难道那河底的秘法有什么不妥之处,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学的。”

  “你可是那修炼《不死经》的白苍东?”虽然一眼就看的明白,那师者却依然问了一句。

  “是的,上师找我有什么事?”白苍东心中一紧。

  “你可愿成为我的亲传弟子?”白发如丝的师者说道。

  “什么成为你的弟子,应该是成为我的弟子才对,我乃上清院首座的赵东升,你可愿拜于我门下,成为我的亲传弟子?”脸色有些苍白的师者说道。

  “上清院有什么了不起,也值得你报出名号,怎么及我太清院好,白苍东你可愿入我太清院,成为罗三相的亲传弟子?”

  数位师者竟然同时向白苍东发出了邀请,想要收他为亲传弟子。

  这事如果发生在白苍东初入青冥道斋之时,白苍东必定欣喜万分的答应某一位师者,但是如今他却根本不愿意成为某一位师者的亲传弟子。

  道斋中的亲传弟子,比起师徒来说,更像是鬼星上的义子,要跟随于师者的左右,与师同吃同住,传承师者的法诀和秘法。

  身上有太多秘密的白苍东,根本不愿意与这些已经超脱于碧落黄泉之上的师者们长时间共处。

  “各位上师,你们既然知道我修炼的是《不死经》,为什么还要收我为亲传弟子?”白苍东没有直接拒绝,而是问了一个让他疑惑的问题。

  “正因为你修炼的是《不死经》,所以才要收你为亲传弟子,以后助你修行,看能否让你超脱碧落黄泉之上。”赵东升说道。

  “你若成为我弟子,我必定助你晋升碧落境,至于能否超脱,就要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几位师者各自许下诺言,无一例外都是要助白苍东晋升碧落,以求有一天能够超脱碧落黄泉之上。

  白苍东大概明白了这些师者的想法,他们不过就是看到了白苍东表现出的强大潜力,以为皆为《不死经》所赐,所以想看看《不死经》以后到底能够走到哪一步,说白了就是把白苍东当成了一个试验品。

  “各位上师,小子一时难以抉择,容我多考虑考虑。”白苍东说完,也不给那些师者说话的机会,直接离开幽冥鬼塔。

  刘松的脸色非常的不好看,他不但输掉了十万鬼令,还眼睁睁的看着那么多师者竟然要收白苍东为亲传弟子,简直想要发狂。

  其他道斋弟子也都是羡慕万分,一下子这么多师者跑出来要收白苍东为亲传弟子,这在青冥道斋的弟子之中,也只有少数几人才能享受的待遇。

  白苍东才不希罕那些什么师者,一个个根本没有把他当成弟子看待的意思,就算拜他们为师,若是不能一直晋升下去,最后也是被抛弃的命运。

  更何况,他们只想看看《不死经》以后的发展,肯定会逼迫白苍东拼命修炼《不死经》,而不会像普通弟子那样去培养,以及传授各种秘法,这样的师者拜了又有何用。

  白苍东十分清楚这一切,所以他不会拜任何一人为师。

  “这样就多了十万鬼令,到是可以去传承大殿中换一些实用的秘法,或者去藏宝阁中换取鬼器。”白苍东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选择了去藏宝阁。

  秘法贵精不贵多,新得的《三幽洞玄真解》和《幽冥七解》还需要时间修行,在去圣狱之前根本没有时间去修炼别的秘法,不如鬼器来的实在,圣狱之行直接就用的上。

  白苍东到达藏宝阁之时,藏宝阁的执事正闲着无事,趴在桌子上面打瞌睡。

  “这位执事,我要兑换鬼器。”白苍东敲了敲桌子。

  那人被惊醒,看了一眼白苍东,见只是一个黄泉境的弟子,不耐烦的说道:“黄泉鬼器分为上中下三品,下品一千鬼令,中品三千鬼令,上品一万鬼令。”

  “碧落鬼器呢?”白苍东到这里来,自然不是为了换黄泉鬼器。

  “你一个黄泉弟子,问那么多干什么?就算我告诉了你,你也没有鬼令兑换,别那么多废话,赶快兑换了鬼器走人。”执事不耐烦的叫道。

  “我要兑换碧落鬼器,你不告诉我多少鬼令可以兑换,我怎么赶快兑换了走人。”白苍东淡淡地说道。

  “就你,还兑换碧落鬼器?你存心找大爷的麻烦是不是?”那人拍案而起,怒道:“好,大爷就告诉你,碧落鬼器也分上中下三品,下品一万鬼令,中品三万鬼令,上品十万鬼令,今天你要是不能兑换一件碧落鬼器,大爷就剥了你的皮。”

  “我要兑换上品鬼器,都有哪些?”白苍东懒的与这种人计较,只当是听犬吠。

  “好好好,你小子还真跟大爷玩上了,希望你真的能够拿出十万鬼令,不然别怪大爷心狠手辣,等下非要给你一些教训不可。”那执事拿出一部目录丢给白苍东,凶狠的说道:“上品碧落鬼器都在其中,你慢慢地选吧。”

  白苍东打开目录,果然看到上面记录的都是碧落鬼器,有图形和文字说明,每一件碧落鬼器的功能和用途都十分详尽。

  白苍东一页页的仔细观看,每件鬼器都看上一看,把它们的功能和用途都记在心中,以后遇上了也好知道如何应付。

  见白苍东真的慢慢翻看起来,那执事只是一脸的冷笑:“你就慢慢的拖时间吧,我看你能拖多久,敢来这里找大爷的乐子,今天不教训你,我林上仙三个字就倒过来写。”

  白苍东翻看了许久,突然看到一件鬼器的说明,令他眼睛一亮。

  “不死印:《不死经》修炼者所铸就的特殊鬼器,只有修行《不死经》者方向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