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河底

  “他们在哪里吵什么?”安紫真看到以让她心烦的那个黄泉境弟子为中心,有些不正常的骚动。

  “他们在打赌。”老者回答道。

  “打赌!”安紫真皱起了眉头。

  “是的,他们在赌那个黄泉境的弟子在幽冥鬼境里面能坚持多久。”

  安紫真厌恶的说道:“真的无聊透顶,拿别人的痛苦当有趣,是什么人开的赌?”

  “咳咳!好像就是那个黄泉境的弟子。”

  “这人真是无耻到家了,和黄泉中那个蒙面的家伙有一拼。”安紫真咬牙说道。

  “不过看起来他要倒霉了,刘松在他那里下了十万鬼令,买他在幽冥鬼塔之中坚持不到两个时辰。”

  “两个时辰!”安紫真楞了一下,然后吐出一口气道:“果然无耻的人还是要由更无耻的人来对付,那个刘松仗着长辈的颜面,在青冥道斋里面没少干一些缺德的事,我以后不再看到他再出现在幽冥鬼塔的范围内。”

  “我现在就去赶走他。”老者说着就要起身。

  “等等,等那黄泉境的弟子闯完幽冥鬼塔之后再去吧。”安紫真想要给那个黄泉境的弟子一点教训。

  终于轮到白苍东闯关了,其他人都眼巴巴的看着他,特别是一旁的刘松,一脸冷笑的看着白苍东说道:“轮到你了,希望你能够在里面坚持的久一点。”

  “多谢阁下吉言。”白苍东笑了笑,走进了幽冥鬼塔。

  与黄泉中的那座幽冥鬼塔不同,这座幽冥鬼塔只有一层,一条汹涌咆哮的河水自上端飞腾而下,闯关者必须从最下面游到这条河的源头。

  白苍东跳入河中,发现河水中有一股巨大的吸力,自河底连绵涌出,使他不由自主的沉向河底。

  而来自河水的冲击力,同样十分可怕,令他的身体不断的后退无法前进。

  对抗这恐怖的吸力和冲击力,就是闯过幽冥鬼塔的关键,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吸力和冲击力会越来越强,所以许多弟子在半个时辰之内不能游到河的源头,就会自动放弃。

  “这力量似乎太弱了点,连普通黄泉境的御鬼者都无法阻挡,怎么那些碧落境的弟子都没有把握闯过此关呢?”白苍东感受了一下吸力和冲击力,发现比想象中的要弱很多。

  略一思索,白苍东就明白了,不是吸力和冲击力太弱,而是炼狱王赋予他的免疫力,无限的削弱了吸力和冲击力,就像在太玄青冥道上一般。

  “这样太没有挑战性了,道斋既然设定了这样的试炼,就有他的目的所在,这样游过去似乎一点用处也没有。”白苍东想了想,突然埋头钻进了河水之中,向着河底潜去。

  河面的吸力最弱,越接近河底,吸力也就越强,一般的弟子只想着闯过此关,只在河面上游动,哪里会像白苍东这般反而潜向河底。

  河水极深,白苍东潜下了近五百米,渐渐感到吸力对他的行动产生了一些影响,不过已经可看到河底,白苍东还是决定潜到最底部。

  白苍东潜到大概七百米的位置,终于到达了河底,一条碧绿的晶石之道,上面刻画着许多奇异咒纹,第一道咒纹就是一个方格,一直连绵到河的源头。

  白苍东踏上第一个方格,突然感觉身体一沉,吸力竟然强了十倍不止,差点令他站立不稳。

  “这才够劲。”白苍东身上生气喷发,一步踏出,向第二方格迈去。

  当白苍东踏上第二方格的时候,方格上的咒纹突然大放光明,化为一道碧色的咒纹射入他的印堂之中。

  白苍东从中得到了一些信息,竟然是一小部分的《三幽洞玄真解》。

  心中惊喜,白苍东再次迈出一步,踏上第三方格,果然方格中的咒纹又化为碧光射入他的印堂,又是一部分的《三幽洞玄真解》。

  每一个方格内的吸力都比前一个方格强大许多,白苍东一步步走来,收获《三幽洞玄真解》的同时,身体也渐渐开始感到吃力。

  白苍东在幽冥鬼塔之中艰难行进,外面的人却渐渐有些耐不住性子了。

  “不是吧,都过了两刻钟了,还没有出来,那小子不会被吸到河底淹死了吧。”有人说道。

  “淹死是不可能的,幽冥鬼塔是试炼弟子所用,进入其中的弟子只要放弃抵抗,就会被河水直接冲出来,不会有性命之险。”

  “这么说,那小子真的在里面坚持了两刻钟还没有出来!”

  “那是自然了,黄泉境能有这种水准,也算是不错了,晋升碧落境之后大有可为,等下出来要问问那小子叫什么,大家交个朋友。”

  那些已经输了赌注的弟子也没有气恼,毕竟他们本就是只是娱乐,下的赌注也不多,输了也没有什么感觉。

  “要是真的被那小子在里面待上两个时辰,那刘松可就要哭了,十万鬼令,就算对我们碧落境弟子来说,也不是一个小数目。”有人故意大声说话,让刘松能够到,虽然明白知道不大可能,能够奚落一下刘松也好。

  刘松冷笑道:“才两刻钟而已,你们在那里鬼叫什么,别说他只是一个黄泉境,就算是碧落大满圆,也未必能够在里面待上两个时辰,若是他真能在里面待上两个时辰,我刘松自己把这大好头颅摘下来给他当板凳。”

  听刘松如此说,众人也都没有反驳,也都清楚刘松说的虽然难听,却是大实话,一个黄泉境的弟子是不可能在里面待上两个时辰的,一个时辰也不可能。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当第四刻钟过去的时候,已经有人变了颜色。

  “那黄泉境的弟子竟然在里面待了半个时辰,一般碧落境的弟子也不过如此,他到底是什么人?”

  “古怪古怪,那人绝不是一般的黄泉境弟子。”

  “这么一说,我还真的好像在哪里看过他的样子,只是一时想不起来了。”

  安紫真目露异色:“那人到是有些古怪,在里面半个时辰还没有被冲出来。”

  “是有些古怪,一般的黄泉境弟子坚持不了这么长的时间。”老者也有些讶异。

  “有没有他的资料?”安紫真问了一句。

  “没有,这人我没见过,也没有听说过,近两年进入道斋的杰出弟子当中,绝没有这号人物。”老者不加思索的答道。

  “近两年没有,那么再往前几年呢?”安紫真沉思了片刻之后,突然抬头盯着老者问道。

  “再往前几年……啊……难道是那个人……”老者惊呼出声。

  “什么人?”安紫真对于老者不清不楚的话语十分不满。

  “执事还记得三年之前曾经有一位黄泉境的弟子,走完了自古无人能够走完的太玄青冥道之事吗?”

  “你是说那个修炼了《不死修》的白苍东?”安紫真眼睛一亮。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能够以黄泉境之身,在幽冥鬼塔中有此表现的,道斋之中也只有他了。”老者肯定的说道。

  “可惜了,就连斋主也已经说过,此子不可能晋升碧落境,否则又将是一位不世奇才,可与天下诸多俊杰大战。”安紫真叹息了一声,便不再说什么。

  “是白苍东的话,应该可以坚持一个时辰,通过幽冥鬼塔也不算难事,那刘松却是倒霉了,不过以刘松的无赖性子,若是白苍东不能在里面坚持两个时辰,就算通过了幽冥鬼塔,他也会搬弄是非,让那位师者出面讨回十万鬼令,甚至还有可能让白苍东再输十万鬼令的赌注。”

  安紫真没有答话,只是看着幽冥鬼塔出神,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当白苍东在幽冥鬼塔中坚持了一个时辰依然没有出来的时候,还在幽冥鬼塔前的弟子都沸腾了。

  “不会吧,一个黄泉境的弟子在幽冥鬼塔里面待了一个时辰还没有出来!”

  “那人到底来自何处,黄泉境就有这种可怕的修为,难道是某位师者的秘密弟子!”

  众人议论纷纷,都在猜测白苍东的身份,开始还猜的有些根据,到后来都玄的没有边了,有说是斋主的私生子的,有说是自更下层地狱而来人,各种能够想到的还有想不到的传言都流了出来。

  “啊,我想起来了,我真的见过那人!”有人突然惊叫道。

  “切,才在那里哄弄了,你要是见过那人,还不早说出来显摆了。”有人不屑道。

  那人急声道:“不是因为只见过一面,又隔了好几年,一时没有想起来嘛。”

  “只见过一面,又隔了好几年,这你还能想起来,你在那里唬谁啊?”一旁的人更加不屑。

  “操,如果你亲眼看着一个人还抱着一个女人在你眼前走完了整条太玄青冥道,即便只看了一眼,你也会记住那个人的。”

  “啊!你是说刚才那人就是走完了太玄青冥道的白苍东!”众人皆惊呼出声。

  “除了他,还有哪个黄泉境的弟子能够在幽冥鬼塔之中待这么久,还有他的样貌,打死我也不会忘记,那时我还是黄泉境的弟子,负责打扫太玄青冥道尽头的祭坛,然后就那样眼睁睁的看着那不可思议的一切发生,印象实在太深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