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第一节

  第九章

  (一)

  自日寇入侵以来,中国军民与他们鏖战数载,艰难且顽强地守卫着华夏大地。一九四四年以来,日军虽然在面对中国军队的反攻时露出疲态,却依然没有放弃蚕食中国的野心。持久的战争像乌云一样笼罩在人们心间,颠沛流离的日子不知何时能到头,直到一九四五年,抗日形势有了明显的转机。

  这一年,八路军和新四军在敌后接连发动攻势作战,对日本造成严重打击,共产党的队伍迅速壮大,解放区也不断扩大。同时,世界反***联盟在欧洲战场上占据了胜利的制高点,美国也开始将火力对准日本,在日本本土和境外军事基地实施了大规模轰炸。日军陷入腹背受敌的局面,衰败已成定局,只是仍做困兽之斗。全国上下看到了希望的曙光,提心吊胆、受人欺辱的日子终于快要结束了。然而,在外患将除之时,国民党却开始明目张胆地将主要矛头对准共产党,国内形势一下子又变得迷雾缭绕。

  五月的一个深夜,月光柔柔地洒在黄柏山区,仿佛给山上笼罩了一层薄薄的银纱。山里蛙鸣虫啁,徐龙祥躺在床上睡不着,干脆起身披上衣服,将煤油灯点亮,拿着煤油灯走到窗边的桌子前坐下。他将窗户开了一条小缝透气,又打开抽屉,从里面小心翼翼地捧出编了一半的草蜻蜓和几片棕榈叶子,双手灵活翻飞,一个精巧的草编玩具就完成了。

  “队长,你怎么还不睡?我都轮岗回来了,就你房间还亮着。”赵小虎忽然从窗外探头进来,伸手拎起徐龙祥刚编好的小蜻蜓,饶有兴致地把玩着:“手这么巧,跟真的一样,给孩子做的吧?”

  徐龙祥从他手里小心抽出草编,宝贝一样地摆在编了一半的草蚂蚱旁边。徐龙祥看着它们,眼角不自觉地流露出温柔的笑意:“你嫂子还有两个多月就要生了,也不知她现在怎么样了,别的我帮不上她,只能给孩子准备点小礼物。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会不会喜欢这些东西。”

  前些年,徐龙祥忙于革命事业,一直没时间考虑终身大事,去年抗日形势稍微好转,在徐祝华的张罗下,徐龙祥与邻村中畈村的姑娘结了婚。姑娘名叫杨凯林,小徐龙祥七岁,长相秀丽,明眸皓齿,性子又伶俐干练,与徐龙祥十分聊得来。婚后,徐龙祥忙于革命,两人聚少离多,她也不怨,反而对徐龙祥关怀备至,给予他理解和支持,两人感情深厚,恩爱有加。如今,杨凯林已有身孕,徐龙祥心中牵挂的人又多了一个,每次提起妻儿,他脸上总是挂着幸福的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