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第四节

  (四)

  国军、游击队与日军激战至黎明,直到日军的飞机出现在四棵松上空。机身前面的螺旋桨高速地转着,飞机从天上俯冲下来,掀起阵阵大风,吹得小树都弯了腰,日本空军轻蔑地向下看了一眼,按动红色的按钮,投下几颗炸弹。接着又掠过四棵松前的丘陵,直奔国军阵地而来,炸弹像雨点一样从空中落下,日军飞机摇摇机翼,嚣张地升到高空盘旋着。

  “咚——咚——咚——”

  游击队所在的山林和国军阵地上接二连三地炸出巨大的土坑,升起浓浓黑烟。游击队有树木遮蔽,许多人被炸起的碎石和树枝划伤,所幸没有人牺牲。国军那边无防御工事阻挡就有些惨烈,不少人丧了命。

  徐龙祥肩膀上被划出了几条很深的口子,衣服被染成暗红色,他从地上爬起来,顾不上伤口,四处找着游击队队员,让大家到快点做好准备,躲避鬼子再一次的攻击。游击队的人还没找全,头顶又传来呼啸的飞机声,随之而来的是又一次的轰炸。徐龙祥被炸弹的余力甩飞,重重地摔在地上,耳朵里一阵嗡鸣,眼前一阵眩光。

  “队长——队长——”徐龙祥被人摇醒,他使劲闭眼再睁眼,渐渐看清了眼前的人。

  “小虎,肖锋,大家怎么样了?”耳朵里的嗡鸣声不断,徐龙祥使劲喊着,只有这样才能听见点声音。

  “我们有三个人被炸死了!”赵小虎同样喊着回答。

  “不行,日本人有了飞机的配合,战斗力大大加强,这样下去我们谁都活不了,得想个办法,把鬼子在天上的这双眼睛毁了!”听到队里有人牺牲,徐龙祥决定不再坐以待毙。

  “可是,飞机飞得那么高,我们怎么打得到呢?就算它飞得低一点,我们也打不穿飞机的钢板啊。”赵小虎急得发愁。

  “我们的装备不行,但对面国军有轻机枪,如果能抓住飞机俯冲投炸弹的时机,数挺机枪同时射击油箱及飞行员,刚才在我们遭受轰炸的半山腰位置离飞机更近,或许能行。”徐龙祥盯着天上盘旋的飞机说:“当务之急是去找国军几个机枪手到我们这边半山腰上来,扶我起来。你们在这里组织好大家,注意躲避。”

  飞机在天上一圈一圈地盘旋着,山上的日本人也借势对国军阵地扫射着,去找国军的路上危险重重,随时可能丧命。徐龙祥不想让别人冒险,他挣扎着坐起来,要只身去找五二六团。赵小虎他们赶紧拦住:“队长,你已经受伤了,行动不便,你不能去!我们两个毫发无伤,让我们去。”他们不顾徐龙祥的反对,将他扶到山坡的一个石洞里,转身离开。

  良久之后,赵小虎带着三名国军机枪手扛着轻机枪跑过来了,赵小虎一见徐龙祥就哭喊着说道:“队长,杨—杨肖锋他被鬼子打死了,要不是过去的路上他帮我挡了子弹,死的就是我了。”又失去了一名好战友,一阵酸涩涌上徐龙祥的心头,这就是战争的残酷。

  徐龙祥拍了拍赵小虎的肩膀说道:“这个仇我们现在就报。”说完,带着国军三个机枪手埋伏在半山腰的三个不同射击角度,枪口对着空中。徐龙祥带领游击队员进一步向山上行进五十多米攻击日军以吸引日军飞机前来轰炸。

  果然,五分钟后日本飞机沿着山腰侧面俯冲过来,嗒嗒嗒,嗒嗒嗒,……,一阵机枪射击声传过来,转瞬徐龙祥就看见飞机起火冒烟,国军机枪手成功地将日本飞机的油箱打穿,失去动力的飞机不受飞行员控制,摇摇晃晃地打着旋,向地面坠落,轰的一声,飞机折成两半断在地上,燃起熊熊烈火,日军飞行员葬身火海。失去飞机支援的鬼子战斗力骤减,莫敌团长带着国军一阵冲锋,夺下了四棵松高地。

  一役过后,日军残部溃逃至安庆,潜山反击战正式结束。徐龙祥带人找到了所有牺牲队员的遗体,带着他们一起回到了黄柏山区。

  潜山反击战大获全胜,狠狠地震慑了日本军队,日本人再也不敢轻易来犯,但黄柏游击队并没有因此而放松,他们现在依然面临着严峻的形势。

  一九四一年一月,为了顾全抗日大局,新四军九千余人响应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的指令,移师长江以北。途径皖南时,遭到国民党军队的袭击,众将士浴血奋战,只有两千余人成功突围,新四军高级指挥官多位牺牲。国共两党针锋相对,关系降到零点,这也标志着潜山的国民党组织与共产党组织开始了新一轮的斗争。

  根据中共中央军委的指令,新四军整编,重建军部,继续参加长江中下游的抗战。钟大湖希望徐龙祥能作为新四军在潜山的后盾,自当年三月起,徐龙祥带领黄柏游击队大力支持新四军巩固桐怀潜根据地。

  一九四二年一月,皖西国军又一次进攻新四军,储来高和储境一看是立功的好机会,于是赶紧响应,想要抓住黄柏游击队邀功。

  “队长,不好了,储来高带着人向我们驻地过来了!”游击队在山下放哨的队员跑进指挥部,焦急地向徐龙祥汇报情况。

  徐龙祥早就预料会有这么一天,他甚至能想到,姐夫储境一定会跟着来抓捕自己,毕竟这对他来说是个立功的好机会。徐龙祥之前抗日时与县自卫大队接触颇多,家人中储境又早早地在国民党组织里任职,黄柏游击队的驻地难免会被他们察觉。自从皖南事变之后,徐龙祥早有预感他们和国民党的人迟早会打起来,便早就在深山里设了几个更为隐秘的驻地,如今正好排上用场。

  “马上整队集合,去三号驻地。给他们留一个空壳子去邀功吧。”徐龙祥微微一笑,淡定地部署着行动计划。

  那边,储来高骑在马上,储境站在他旁边,身后跟着自卫大队。储来高轻咳一声:“储境,徐龙祥是你妻弟,你忍心对他下手吗?”

  储境连忙表忠心:“队长,我是党国的人,不管是谁,只要与党国为敌,就是我们的敌人,万万不敢徇私枉法。”

  储来高满意地看了他一眼,说:“看到你如此大公无私,我就放心了。来,你前面带队吧。”做先锋最是危险,储境心里一千个不愿意打头阵,却依然装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带着自卫大队进了山。

  黄柏山区崎岖险峻,各种岔路错综复杂。但储境也是黄柏山区的人,在他的带领下储来高终于看到了半山腰上的指挥部。

  “奇怪,怎么一个人都不见,连放哨的都没有。”储境察觉到今日他们进来得太顺畅,心里有些不踏实:“队长,他们不会有埋伏吧?”

  储来高也觉得蹊跷,游击队机警得很,自卫大队重兵出击,他们应该早就察觉到了。一路走来没有看见游击队的任何防守,看来他们要么在大本营设下了埋伏,等着给我们狠狠一击,要么早跑到其它地方去了,只怕今天是白忙一场。

  储来高不着声色地向后退了几步,对储境说:“小心有诈,派几个人上前看看去吧。”

  储境一看储来高悄悄后退,知道大队长是为了他自身的安全着想,万一游击队有埋伏,储来高是不会冲在最前面。储境本想喊两个人推开指挥部的大门,但转念一想,这不正是在储来高面前显示自己不怕危险、勇往直前的好机会吗?储来高不喜欢畏畏缩缩的怕死之人,当初王泉在战场上的叛逃就被他记恨许久。这次自己一定要亲自上前探看,如果有埋伏,徐龙祥看在他姐姐的面子上也不会对自己下杀手,如果没有埋伏,正好在自卫大队大队长和众多队员面前树立起自己勇猛果敢的好形象。

  储境正色地说到:“大队长,别让其他兄弟们冒险了,我去吧。”

  储来高听储境这么说,心里果然对他高看了几分,自卫大队的队员们听了,也在心里敬重储境。

  储境悬着一颗心上前,推开了指挥部的大门,里面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储境暗自窃喜,这并无危险,脸上却装出一副惊讶的样子:“大队长,里面竟然没有人。”

  储来高叹了一口气,看来游击队早就跑了,黄柏山区这么大,游击队很难找到啊。储来高转身对自卫大队说:“罢了,这次算他们走运,下次就不一定了,走吧,回县城。”

  像这样的骚扰,随后的数月黄柏游击队经常遇到,国共之争日益激烈。另一方面,抗日虽然进入了相持阶段,但日本人并没有放弃对中国的蚕食。于一九四二年底再次入侵潜山,但很快就被打出了县城,县自卫大队的副队长在这次抗日战争中牺牲了,凭着储来高的器重,储境顺理成章地接手了这个职务。

  县长吴邸宪因太过自私、贪婪且嫉妒心很强,在抗日战争中不仅没有做出什么实质贡献,而且还抓住一切机会以权谋私,干一些没有底线的事情,把自己赚得金钵满盆,在政坛上整日工于心计,处处安插自己人手,大搞政治帮派,因此得罪了不少有头有脸的人物,老百姓也对他怨声载道。一九四二年十二月吴邸宪被撤职回到家乡青阳县,张继楼升任县长。

  张继楼就是吴邸宪大搞政治帮派时提拔的副县长,如果说他能够青云直上的最大原因就是他具有下贱的拍马溜须能力,为了讨好领导他可以不惜任何尊严、不讲任何原则,为此老百姓中流传一句顺口溜:张继楼,眯眯眼、无耻奴,见利跪舔脚趾头。

  一九四三年四月,日本军队再次攻入潜山,但此时日本军队已是强弩之末,第二日就被击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