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琼斯香的执念(下)

  “是啊,前些日子才八级呢,这升级也太快了。”

  “是啊,人又漂亮,简直没的说了,当之无愧的比洛城少女第一人啊。”

  蒂轮很满意观众们的反应,然后又喊道:“她的对手琼斯香,请上场。”

  琼斯香深吸一口气,轻轻摸着琼斯晴的头,微笑道:“小晴,你不是想要新装备么?迪卡大师说了,只要这次我们旁系有一个人能进入前四名,他就给我们旁系打造一件装备呢,小晴你这么优秀,这个名额肯定会给你的。”

  小晴笑的很开心,“香香姐,你要加油哦!”

  “嗯,你看着姐姐怎么替你赢回一个二星无用挂件!”琼斯香笑得很温和,然而眸子里的坚定和视死如归的决心却被琼斯南完全捕捉到,他叹了一口气,虽然琼斯香没什么个性,各方面也很普通,但是她内心却一直蕴藏着那样一份倔强。

  证明自己,证明旁系,可是,这种证明有意义么?仅仅是为了告慰她九泉之下的母亲?

  浮萍永远无法改变水流的方向。

  “比赛开始!”

  琼斯香行了一礼,摆开战斗姿势,然而菲林却没有动,也没有行礼,受礼而不还是一种很不礼貌的行为。

  琼斯香不禁皱了皱眉。

  “你几级了?”菲林双臂自然下垂,突然开口,语气不容置疑,仿佛上位者对手下发号施令。

  “你需要知道这个么?”琼斯香其实只有五级而已,她并不是天才,虽然她一直很努力。

  等级差距将近一倍,装备差距更是离谱,这场战斗气势还未开始就已经注定了结局。

  “我知道你母亲的事情。”菲林淡淡的说道,这句话让琼斯香的脸色冷了下来,“你想说什么?”

  菲林脸上露出了残酷的笑容,“你想靠这场比赛改变命运么?或者想通过这场比赛向家族证明你微不足道的价值?可惜,你没这个实力。听说你母亲也跟你一样,怀着同样的美梦,可惜却死在了审判**,唯一的解释,你们太弱!”

  琼斯香的手指颤抖了,她不敢相信出自同一家族的菲林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羞辱她和她的母亲,“菲林!不准侮辱我母亲!”

  菲林冷笑一声,“侮辱?我说的是事实,像你们这样的庸才,本该老老实实的做家务,或者安分守己的带孩子,为家族传宗接代,你们当转职战士有什么意义么?荒废几十年青春,要死要活的,结果到了老了还没升到十五级,一事无成而死去,白白浪费家族的资源!”

  琼斯香紧咬嘴唇,眼泪在眼眶中打转,菲林的话宛如一把把尖刀一样割裂着琼斯香的心,偏偏她一句话也无法反驳。

  远在两百米之外的顾南升根本听不到场上的对话,但是却可以看清琼斯香的表情,顾南升心中奇怪,脚步轻移,转瞬就闪身到了前排,他想听听她们到底在说什么。

  “自古以来,旁系家族出过天才么?举个例子出来看看,就连你这种平庸的人,放在旁系家族,资质也算佼佼者,可见你们多么的弱!”

  台下的琼斯南见到如此场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菲林把对顾南升的恨转加到了琼斯香身上,说话刻薄无比,她想彻底击溃琼斯香的自信心啊。

  “我听说你跟顾南升走的挺近?你是想出卖肉体,借助那个男人的力量吧?以此来改变……”

  “够了!”琼斯香咬破嘴唇,目光重新变得坚毅,拔剑遥指菲林,“战吧,菲林,我会用剑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一切。”

  “好!那也让我用剑来告诉你,你想的一切都是不可能的。”

  琼斯香率先出手,身子化成两道光影,一左一右攻向菲林的两肋,那光影只是因为琼斯香动的快而已,并不是真的分身。

  敏捷型转职战士对战,拼的就是速度。

  “锵锵锵锵!”只是短短刹那,两把长剑相交十几次,由于菲林站立不动,琼斯香的攻击已经占得先机。

  菲林不得不招招防守,步步后退,险而又险的避开琼斯香的每一次攻击。

  “打得好!”在台下观战的琼斯南不禁叫好,就这样,一鼓作气压制她,只攻不守,否则,一旦让她缓过来,肯定输。

  琼斯香的剑影越来越快,连起来仿佛孔雀开屏,终于,万剑合一,凭空出现在菲林胸前,一剑刺入她的胸口,长剑入体,穿胸而过!

  “好!”琼斯南忍不住欢呼,然而,他的欢呼还未结束,菲林的身影竟然渐渐消散,最后凭空消失了,残像!琼斯香猛地意识到不好,身子快速后退,迎面一阵劲风袭来,她额头的刘海儿齐根而断。

  两人瞬间分开,琼斯香的额头已经多出了一道一字型的伤口,鲜血从伤口处溢出,猩红如绽放的红梅。

  “这就是你的实力么?这就是你的速度?刚才那一剑,我可以划碎你的双眼!这就是你想要用剑证明的东西?简直可笑!”

  琼斯香气息一窒,持剑的手开始颤抖,菲林甚至根本没有认真比赛,只是试探自己而已,差距太明显了!

  “你的手在颤抖,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后悔比赛一开始的时候没有遵从我的建议,弃权认输,现在下不了台了,是么?”

  “不……不……”菲林一步步逼近,而琼斯香连连后退,她连举剑都举不稳。

  “你在害怕,你在想什么?想顾南升来救你么?你以为你是他的女人?可笑!”菲林收起剑来,身影飘忽,“对付你,根本就不需要剑,让你看看我新领悟的招式,说起来,我能领悟这一招还要拜顾南升所赐。”

  “窒息之拳!”菲林突然发难,一拳击向琼斯香胸口,她速度太快了,已经失去了斗志的琼斯香连举剑格挡都来不急,被击中要害,身体倒飞出去。

  “窒息之拳,是我将技能窒息之刃和拳法融汇在一起后领悟的新招式,被这一招击中的人,虽然速度不会变慢,但是血液循环会减速,如果多中几拳的话,心脏会停止跳动,怎么样,是不是觉得胸闷,头昏眼花呢?那是因为你的头部供血不足。”

  琼斯香用剑支持着身体站了起来,果真如菲林所说,她觉得头昏胸闷,视线发黑,身体无法保持平衡。

  “感受的到么?你心脏的挣扎,然而怎么挣扎都没用,加之在你心脏上的能量束缚就像命运的枷锁,你就如同那颗脆弱的心脏一样,怎么挣扎也无法将之摆脱!”

  琼斯香好不容易站稳,眼中的菲林出现了层层的重影,命运的枷锁么?是啊,我明知如何挣扎都无法挣脱,何必还站在这里,何必还不认输?

  “窒息之拳!”

  琼斯香就犹如一只摇摆的靶子,一动不动的再吃一拳,心脏更加乏力,她已经无力站起来了,视线一片漆黑。

  她动了动手指,却无法抓住哪怕一粒沙石,仿佛在这个世界中,本就没有什么属于她自己。

  “这就是天才与庸才的区别,这就是出身的区别,旁系子弟就从来没出过什么像样的人才!你应该学习一下顾南升那个缩头乌龟,他面对刺宇,明知不敌,便不战而退,销声匿迹!”

  “像你这种傻瓜,明知自己会输,明知一切都不会改变,你还站在这里做什么?”

  隐匿在人群之中的顾南升冷眼旁观这一切。

  出身的区别?

  现实中的不公平太多了,很多时候,出身即决定了命运,出身富商家庭的子女即使天天吃喝玩乐也能出国留学,讲一口漂亮的英语,出入上流社会,将来就算不能继承家族产业,也可混一个体面的闲职,一辈子衣食无忧。

  而出身穷苦家庭甚至是贫困山区的孩童,即使拼了命努力学习,也最多只能考上一所理想的大学,半工半读到毕业,找了一份工作干了两年后甚至可能还不起助学贷款。好不容易争了点钱,要养家,要给弟弟妹妹结婚,什么时候才能买得起贵的令人咋舌的房和车?

  一些出生在金字塔顶的人们,即使天天无所事事,也能悠闲的欣赏远处旖ni的风光。

  而那些出生在金字塔底层的人们,大多数穷尽一生挣扎奋斗,也始终摸不到成功者的脚趾,于是,他们只能将希望寄托于下一代——他们的孩子。

  弱者想通过努力改变命运,不是不可以,而是太难太难……

  小香,站起来,你行的……

  无边黑暗中,这个声音仿佛一点星星之火,重新点燃了琼斯香即将停止跳动的心。

  他在的……他在看着我!

  他在看着我。

  他在看着我!

  琼斯香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苍白的手指握紧成拳,一口口的鲜血溅在冰冷粗糙的花岗岩地板上。

  站起来,或许无法改变命运,但至少能改变我自己。

  一股股的能量流冲击着心脏上的窒息枷锁,心脏强行恢复跳动,剧烈的能量摩擦让冠状动脉上出现了裂痕与血迹。

  习惯了依赖别人,习惯了软弱和逃避,习惯了在平庸中平庸……

  琼斯香终于撑起了身子,不堪重负的心脏已经鲜血淋漓,随着它的每次跳动,鲜血都从冠状动脉中溅出。

  我讨厌这样的自己……

  “你……”菲林惊讶的看着缓缓站起的琼斯香,“不可能,她的生命值已经接近于零。”

  “傻瓜!你站起来有意义么?你的心脏在流血,你这样下去很快就会死。”

  “为了……”琼斯香一张嘴,一口血就从她喉咙中喷出,“证明……我自己!”

  “哼!证明你自己?证明你自己是个庸才么?”

  “证……证明我的改变,而你,你的强大外表下,掩藏的只是……你脆弱的心……”

  菲林眉头一皱,“你说什么?”

  “你……你一直从精神上打击我……我,只是证明了,你……害怕顾南升……”

  菲林眼中猛地迸发出寒光,“你找死!”

  菲林重新取出长剑,身子如一道虹光般射出,剑锋直指琼斯香咽喉,杀气逼人。

  已经无法再做任何抵抗的琼斯香毫无畏惧的看着这致命的一剑,那一刹那,她竟然没有感受到丝毫的恐惧。

  没有人注意到,一道比菲林更快的紫光从看台上射出,却是后发先至。

  “锵!”紫色光芒迎上菲林的长剑,刺耳的金属断裂声响起,菲林的长剑居然被那道紫光斩断成两截。

  菲林还未来得及反应,只觉的喉咙被一只大手卡住,然后面前闪出一片黑色的剑影,同时刺在了菲林的脸上、胸上、小腹和四肢。

  顾南升飞起一脚,将已经成为一个血人的菲林踢飞,“蛇蝎女人,你找死!”

  倒飞而去的菲林听到这个梦魇般的声音几乎绝望,这是她无法面对的耻辱。

  顾南升反手抱住琼斯香,“紫色极限,活力!”

  这次技能只针对琼斯香一个人施展,光芒闪过,琼斯香双目重回清明,映入眼帘的,正是那张她爱过怨过的脸。

  淡淡的笑容,稍稍带着些邪气,浑浊的眼睛,却深邃不见底。

  他的头发长了很多,垂下来甚至贴在了她的脸上,痒痒的感觉让人心安。

  那一瞬间,她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她只是突然觉得,如果有一天,这个男人背叛了全世界,那么她也会默默的站在他身后,跟他一起承受背叛的苦果。

  她想说什么,却被他用手指堵住了嘴。

  “什么都别说,你做的很好,好好休息吧。”顾南升轻轻放下琼斯香,让她坐在地上调息,丝毫不理会已经沸腾了的会场。

  “那人是谁?”

  “不认识!”

  “看样子很厉害啊。”

  “再厉害也不过十一二级吧,你看他才多大。”

  “琼斯家族的场子也敢出来搅局,活腻了么?”

  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两万观众议论纷纷,突然在看台西北角,一个大胡子男人鬼叫着站了起来,他把鞋子脱了,光着脚踩在他前面那个人座位的椅背上,一只手拿着鞋底板狂拍满是长毛的大腿。“兔爷爷你个龟孙子,他化成灰我也认识!他是顾南升!”

  大胡子嗓门超级大,加上他又是八九级的力量型转职战士,声音一下子传遍了半个会场,“顾南升?不是吧,那个救世主?”

  “别提啦,咱们比洛城的脸都被他丢尽了,面对燕洲城的那个嚣张小子,不战而逃。”

  “是啊,太丢人了,就算是明知不敌也不能逃啊,像咱们会长,就算输了也光荣。”

  “话不能这么说啊,燕洲城那个小子根本不是人,谁打得过啊。”

  “是啊,是啊,不能贬低咱们的英雄,他还比燕洲城那个小子年轻呢,保不准几年以后,他就能打赢了。”

  “我看未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