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九章 婚礼与伊始

  然而美好的“猜想”终归只是猜想,自来也的说法最终也没有得到事实的支撑

  不知不觉,两年的时间已经过去了,而令包括木叶的盟友在内的全忍界都欢欣鼓舞的事实依然持续着:白夜叉行踪不明。

  对于一个失踪了两年以上的忍者,“行踪不明”这四个字可以很简单的判定为“死亡”了。

  白夜叉死了,某种意义上比尾兽死了还“皆大欢喜”。

  战争已经在半年前结束了,从结果看很难说是谁胜谁负,只能说到了最后没有作战意识的交战双方握手言和了,彻底的消灭某个忍村这种事情,到最后也没有发生失去了利益点之后,单纯的“意气之争”造成了这场战争的不长久。

  这其中大概也有第三次忍界大战才过去不久这样的因素,种种理由造成了第四次忍界大战的“不彻底性”。

  当然了,如果讲战略上的问题的话,战争开始不久之后就是木叶一方势力的完全胜利了到此为止,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尾兽了。

  在这场不算漫长的战争的后期,新一代的木叶忍者表现的越发出色,后来的漩涡兄妹在战场上可以说是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了。

  甚至可以说,没有……咳,就没有新木叶。

  战争结束之后,忍界的秩序很快重新恢复了,没有尾兽存在的前所未有新平衡局面在不知不觉之间就已经达成了……只是不知道这次的“平衡”与“和平”又会持续多久而已。

  用一句废话来说明的话,那应该是和平会持续到下一次战争之前。

  不过目前的局面已经是羽衣最想看到的那种了……“永远的和平”之类的东西,是永远不存在的。

  和平孕育战争,战争孕育和平,纷争才是各种各样的人类社会的本体,说到底“人类”自身就是那种愚蠢而从不吸取教训的生物,一次又一次的重复着战争与和平的游戏,直到自身完全毁灭为止。

  这一点羽衣不至于看不穿。

  只不过接下来就是忍者自己的战争了,大筒木想要再兴风作浪的话已经不可能了,因为已经没有大筒木了。

  缺失了羽衣之后的木叶,一切都极为正常,毕竟失去一个人之后,并不需要多长时间大家都会重新适应过来。

  这一天的清晨,从猿皮尔格飞那边离开之后,接下来未来会同鸣人一起去风之国执行国际维和任务。

  这支小队的构成是上忍天藏大和带领的四人组,除了他们之外,似乎还有一个名为佐井的忍者。

  而没有任务的白和君麻吕则在这个时候刚好开始了相亲相爱的愉快购物,战争结束之后,实际上忍者的任务强度已经大为降低了,日常虽然不是主流,但也是相当重要的一部分构成了。

  当然了,与沉浸在喜悦中的整个木叶相比,这些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对于此时的木叶来说,头等大事果然还是……五代目火影即将进行的结婚仪式了。

  在影岩我位置俯视整个木叶的话,可以发现此时的村子沉浸在了喜悦之中这个似乎可以理解,在战争结束之后,纲手需要汉子、村民需要娱乐,大家一拍即合了。

  只是此情此景,缺少了搞事的人的话,终归觉得有些遗憾。

  “大婶配大叔,果然一点毛病都没有……”站立在影岩上的一个身材高挑的身影喃喃低语道。

  虽然很欠揍,但是他的评论还是相当中肯的,毕竟火影结婚的对象还能有谁?只能是某个年老的猥琐大叔了。

  对于火影这种身份,这人的话显得有些轻佻……他头戴着一个斗篷,将自己的脸全部遮了起来,故而显得神秘且似乎很危险。

  而木叶似乎也并未察觉到有这么一个入侵者的存在。

  不过……他的话却刚好被走上影岩的五代目火影听到了。或者说以他欠揍的性格,指不定是因为察觉到了火影的到来才说出这样的话的。

  凡是这种打扮的人,基本上可以确定都算不上什么正面人士,所以在看到这人的瞬间,纲手就高度警觉了起来,此时她是因为被乱七八糟的琐事搞得头昏脑涨才来到这里散心的,因此是孤身一人,没有护卫。

  不过稍一回味这个格外欠揍的语气之后,纲手有些不太确定的出声询问:

  “羽衣??”

  “好久不见,纲手大人。”

  那人摘下了头顶的斗篷,露出了拿一张经年不变的脸孔……除了羽衣,还会有谁?

  从样子上看,这确实是羽衣,但是突兀的消失又突然的出现,这让纲手产生了一种非现实感,以至于让此时她的第一感觉是眼前这人是不是某人假扮的。

  毕竟之前似乎发生过鸣人变身羽衣,而后被未来打个半死的状况……

  “这两年你在什么地方?”纲手还是有所警觉的,“假冒伪劣”的可能性确实存在。

  “藏在某个地方,积极的进行科研探索。”羽衣一边说着,一边提起胸前挂在的一个吊坠向着纲手摇了摇。

  他拿着的这个东西不美观而诡异……那是一只被冰封着的带着圈圈和九勾玉的红色眼睛。

  说实话,纲手不太认识这个东西,但是短暂的接触之后,凭直觉她觉得眼前的人似乎就是羽衣无误。

  “未来和鸣人不在村子里?”

  “恩。”然而这个问题又让纲手的警惕心重新恢复了上来。

  虽然这个问题由羽衣来问的话确实是十分正常的,但由间谍或者敌人来问的话,也再合适不过……

  她的反应羽衣自然看在眼里,不过他只是笑了笑,没有刻意的对自己的身份进行证明……或者他到了连“羽衣”这个名字也需要舍弃的时候了。

  “纲手大人,传闻月球是六道仙人造就的,可你知道月球上有什么吗?”

  “那月球以外呢?”

  “十尾是怎么来的,神树是怎么来的,查克拉之祖是怎么来的?”

  羽衣的问题接踵而至……这大概是他最后一次返回木叶了。离开这个位面的话,这种事情羽衣还没有可能做得到,但是他已经开始向往宇宙了……这个星球已经当不住他的作死之心了,辉夜是确凿无误的外星人,那她来自何方?

  羽衣决定去祸害一下辉夜的故乡。

  不过在此之前……总之,他决定先蹬个月再说,或许月球上也会有什么有趣的东西也说不定。

  纲手则是被羽衣一连串的问题搞蒙了,她没有办法给出回答,羽衣也不需要他给出回答。

  不过纲手还是理解了羽衣的这些话究竟在表达什么意思,他在说:

  世界这么大,我要去看看。

  “我的人生已经过去了30年,这3年,勉强算是……有意义的30年吗?谁知道呢?不过好不容易获得的生命,或者接下来我还有另外的30年时间,而这里已经没有我需要做的事情了……或者我需要更自由一些。”

  “所以,我只是来告别的。”

  羽衣真是来告别的,接下来他将走上一个人的旅途。

  如同多年以前他为纲手送别一样,现在的状况发生了反转而已,要离开的热呢换成了羽衣,可有过类似经历的纲手,此时居然无法把劝阻的话语说出口。

  羽衣似乎又重新她一眼,紧接着他的身影就淡化,而后消失不见了。

  这一天,有不少木叶忍者觉得村子里似乎有什么神秘人物在游荡,不过在他们想要仔细探查的时候,神奇的是却又什么都发现不了,真是奇哉怪哉。

  不过幸运的是这种“怪异”现象仅仅持续了一天而已,第二天村子就已经恢复正常了。

  羽衣在这个自己成长的地方停留了一天之后,也就再度离开了。然后他又去悄悄看望了一下某个“老朋友”。

  蛇叔或者并不知道此时他已经被自来也抛弃,依然在某个地下据点忙碌着什么稀奇古怪的研究,不过不管他在做什么,羽衣都不在意。

  哪怕对方终有一天恢复忍界总boss的身份,甚至再到了被需要打倒的时候,那也已经不是羽衣的任务了。

  离开了这里之后,羽衣来到了他的最后一站……风之国,原本的楼兰的所在地。

  当年爆破的痕迹犹在,不过他却没有发现应该存在这里的人。

  相互错过了吗?

  那种情况也实属正常,说是偶然必然也罢,都是在合理的范畴之内。

  羽衣在这里站了很长一段时间,而后似乎想通了最后一个问题。

  之后他没有再做停驻,接着就要准备要出发了……成为“宇宙暴力海贼”,而后去打一场月面战争,似乎也是一件值得期待的事情。

  然而,就在他迈步转身离开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

  “嘿,羽衣!”

  他身后出现的是耀眼的白光,以及很突兀的人。

  无论是之前还是现在,相遇总是在不知不觉发生的,甚至于到了多年以后才察觉到,或者察觉不到。

  羽衣重新转回身来,他对着眼前的人笑了笑。

  然后,他该说什么?

  他说:

  “要一起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