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9章 用恶魔这个词更恰当

  ,我在末世有套房

  当穿过传送门的瞬间,柳瑶只觉得自己整个世界观都被颠覆了。

  淡黄色的穹顶笼罩着整座城市,放眼望去高耸入云的大厦连成一片,虽然那黢黑的窗口与残破的墙面找不到一丝生者的气息,但依旧可以从中窥见曾经的这里是何等的繁华。

  “这里是发生地震了吗?”柳瑶愣愣地说道。

  “发生过比地震更严重的事,”看着陷入呆滞的柳瑶,江晨轻轻笑了笑,看着远方的高楼大厦说道,“看不出来吧,这里就是望海……虽然是一个世纪以后的望海。”

  柳瑶愣在了那里。

  一双美眸因为诧异而瞪大,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

  这里……是望海?

  眼前所见的一切,完全超乎了她的想象。

  用了好一会儿才消化了这庞大的信息量,柳瑶扭过了僵硬的脖子,愣愣地看着江晨。

  “也就是说……”

  “是的,”江晨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未来人集团的技术大部分来自于这里,或者是在此基础上发展而来。所以,也别觉得我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过是站在了巨人的尸体上。”

  “千万别这么说,一般人就算站在巨人的尸体上,也没办法让巨人复活。”悦耳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穿着淡紫色长裙的小柔,笑盈盈地走到了江晨的旁边,“如果换了一个人,可不一定能做到哦。”

  并没有注意到小柔刚才说了些什么,因为柳瑶此刻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这个陌生的世界给牵走了。仿佛身处于梦境之中,这里的一切都产出了她的想象。

  望着不远处列队走过的士兵,柳瑶愣愣地问道。

  “那些人……是在干什么?”

  “如果是以前的话,大概是在执勤,不过现在……应该是在排练。”说到这里的时候,江晨脸上的表情略微有些不好意思。

  只能说他的部下实在是太热情了。

  在听说元帅大人要办婚事儿了之后,从元帅府到基层军官,所有人都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整天兴奋地精力无处发泄,每天有事没事儿就拉出去训练,搞的比阅兵还要隆重。

  “排练?”柳瑶疑惑地看向了江晨

  “嗯……因为婚礼的事。”江晨说道。

  听到婚礼这个词,柳瑶的情绪略微有些低落。

  她张了张嘴,但最终却又是合上,将涌到嘴边的话语咽了回去。

  敏锐地察觉到了柳瑶脸上那抹犹豫是因为自己,小柔微微笑了笑,很识趣地转身离开了。

  望着小柔走远的背影,感受着萦绕在两人身边的沉默,柳瑶轻声开口说道。

  “你答应过我一件事……”

  “嗯。”

  “我想……”轻轻咬了咬下唇,柳瑶因为那难以启齿的话语而低下了头,用衰弱到几乎快要听不见的声音,开口说道,“给我一个孩子……别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会独自将他抚养长大,不会用他来麻烦你,我只是想……”

  将这句话说出口,已经耗尽了柳瑶全身的力气。

  她知道自己的要求很过分,甚至可以说是无理取闹。在说出口的时候,她就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毕竟她很清楚,自己的身份仅仅是他的情人,而私生子这种东西,历来伴随着无穷无尽的麻烦……

  “我拒绝。”

  虽然预料到他会这么说,但泪水还是忍不住夺眶而出。

  低下了头,用刘海挡住了自己的眼眸,柳瑶压抑着涌上心头的悲伤,用颤抖的声音小声道。

  “为什么?”

  “因为我是个贪心的人,这个坏毛病怎么改也改不掉。”江晨轻声叹道,“我有种预感,如果我答应了你,你可能就会从我的眼前永远的离开……”

  这样不好吗?

  柳瑶看着江晨,那会说话的眼睛,如是说道。

  “当然不好,”江晨伸手揉了揉她的秀发,轻轻抬起了那梨花带雨的脸,凝视着那满是水雾的眼眸,嘴角突然勾起了一抹坏笑,“更何况,在让你看过了这些秘密之后,你以为我还会放你走掉吗?”

  泪水如同断了线的风筝,打湿了那美丽的睫毛。

  幸福来得是如此突然,以至于出乎了柳瑶的意料。

  狠狠地撞进了江晨的胸膛,感动的泪水从脸颊上滚落,那对洁白而整齐的贝齿深深陷入了江晨的肩头,仿佛要将自己连日来的纠结与苦闷如数奉还一样。

  从那哽咽的声音中,挤出了那句断断续续的话语。

  “你这个……坏人。”

  “用词不当。”

  感受着滚落在领口的火热,还有那肩头传来的刺痛,江晨咧了咧嘴角,双手轻轻放在了柳瑶的背后,轻声提醒道。

  “恶魔这个词,更恰当点。”

  ……

  从开始筹备到正式进行,这场婚礼足足准备了一个多月。

  虽然江晨本人并没有铺张浪费的意思,但身为NAC元帅的他想要在这件事上低调,显然是不可能的。

  尤其是江晨的那些部下们,简直比他本人更操心他的婚礼。从一个月前就在大张旗鼓地张罗着,甚至为此专门翻修了望海市市中心的世纪大礼堂,以及附近还没来得及翻修的街道。

  据说在战前的时候,这里是泛亚合作经济论坛开大会的地方,因此战争爆发之后这里没少受导弹大炮的关照。然而NAC的工程队,只用了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便将这里翻修的焕然一新。

  如此逆天的施工效率,找遍整个废土世界,恐怕也只有NAC的工程队才能做到了。

  婚礼庆典上所需物资的筹备,则是由后勤部部长王晴亲自负责。

  装点婚纱的珍珠是从北美西海岸的前哨镇运来,钻戒上的钻石则是来自南非洲联盟的钻石矿,红地毯取自变异血狮身上的绒毛,婚宴酒桌上的器皿餐具用的全是纯银,就连餐桌上的桌布,用的都是上好的巴厘纱……

  不仅如此,王晴还吩咐第六街区的工匠,用上好的天鹅绒和紫楠木,为江晨特别打造了一张足足有十二米宽的床以及配套的寝具。为了将它顺利的放进屋子里,甚至不得不将它拆成十二份,打通了一整面墙壁。

  至于这张床究竟是用来干什么的……

  光是看那长度,便不言而喻。

  除了豪华之外,江晨找不到更合适的词汇,来形容这场婚礼。

  当他找到王晴,询问这么做是不是有些夸张过头了的时候,却是得到了这样的答复……

  “一点也不夸张哦,您可是NAC的元帅,您的婚礼便是整个NAC的婚礼。您代表的不仅仅是您自己,还有整个新泛亚合作,”看着向自己询问意见的江晨,王晴的嘴角弯了弯,俏皮地眨了下眼,“更何况,没有一场盛大的婚礼,怎能配得上您那七位如花似玉的妻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