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0.峡谷战结

  ,彻元

  “啪!”

  张柔狠狠一个耳光,甩在张弘略脸上,“蠢货!有你这么打仗的吗?老子一世英名,今日尽丧你手!”

  张弘略羞愧的低着头,不敢辩驳,回想之后,他也意识到自己犯下的大错。

  在这样的困境里,只有一鼓作气,不惜任何代价,才有机会杀出一条生路。

  “如今生机已绝,说什么也无用了,坚守吧!”张柔无奈。

  置之死地而后生,这道理很简单,张弘略不可能不知道,但在自己的羽翼下,一生没有受过什么挫折,性子不够坚韧,真正面临生死抉择时也就很难扛得住压力了。

  归根结底,还是自己没把儿子教好,报应临头也是活该!

  清点了一下人数,剩下不到四十人马。

  前后都有敌人的情况下,他们干脆背靠着一侧峭壁,摆出一个半圆阵容进行防御。

  所有的马匹都被赶到了外围,头尾相连,当成掩体来用,在跑不了的情况下,这也是无奈之举。

  宋军已经赶上来了,停在了弓箭射程外,摆出了一幅进攻的姿势。

  此时的林彻一脸轻松,远远的看着,“这是打算死撑到底了?张柔不愧是名将,还是有点脾气的。”

  “死撑有用?重骑一个冲锋就能解决了。”虎子咕哝着。

  他见识过重骑兵的威风后,两眼就冒星星,这玩意实在太合他的性格了。

  一身刀枪不入,闷头往前冲就完事,所向披靡!

  林彻白了他一眼,“还重骑?你怕是没睡醒,就刚才那一次冲锋,就把马力耗光了,没个两三天缓不过来。”

  说起来,这其实只能算半个重骑,装备和人是重骑兵的,但马却不是,所以只能算一次性用品。

  其实,到了这个时候,张柔一方已经是彻底输了,在宋军拥有火油和火药弹的情况下,根本没有坚持的意义,他们现在能做的,就是死得壮烈一点。

  可惜林彻这次最重要的目的并不是杀他,于是在劝降未果后,宋军并没有立刻发起攻击,而是在上风处点燃了烟垛。

  张柔看着宋军的行为,感到一头雾水,难道打算将自己等人熏死?这里是峡谷,又不是山洞,用烟熏,还不如用火攻呢。

  要不是还存着最后一丝幻想,在这样的绝地中,张柔肯定选择死亡式突击,现在宋军愿意瞎玩,那他乐得拖延。

  烟雾顺风飘来,有些呛人,但也就仅此而已了,甚至连下风处的宋军被覆盖的烟雾比他们还多。

  “这宋军统帅,该不会是个傻子吧?有这样打仗的?”张弘略嘀咕起来,若不是身处绝境,他怕是都笑起来了。

  郭若思靠着崖壁,站在防御阵中心眺望着,神情紧张,却又带着好奇,“这就是宋军么?他们怎么会到这里?”

  “小股宋军,只要顺利绕开边境防御,伪装潜伏后,要渗透到此也并不难,只不过这样做风险太大,被发现后基本就是九死一生,这股宋军绝对是精锐中的精锐,为我张柔,宋庭居然如此大费周章,不惜付出如此大的代价,真是太看得起我张某人了,真不知是我的荣幸呢,还是我的不幸。”

  张柔跨着腿,坐在一块石头上,一脸唏嘘,还带着些许自嘲,“说起来,这三十年间,张某领军与宋国大大小小二十余战,直接间接死于我手下的宋国军民,怕是得有数十万计,或许宋庭当权的某人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吧,容不得我这个‘屠夫’老死于病榻。”

  郭若思疑惑道,“安肃公,在下闻听你曾义释战俘奴隶,也组织百姓恢复生产,修葺城池,兴学利农,促进工商,如此想来,你应该不是一个嗜血好杀之人啊。”

  “这些确实我亦做过,但是身处乱世,无论是建设生产也好,还是兴兵杀戮也好,究其原因也只是想让自己活下去,好好活而已,我用兵,杀人多矣,其中冤死者还不再少数,也曾说过‘自今以往,非与敌战,誓不杀也’,但因我而死之人,并没有少多少。也罢,今日的确该还债了,老夫戎马一声,死于战场,也算死得其所了。”

  张柔的坐姿依然很挺拔,但在这临死之际,回看自己一生,因此作出的自评,相对还算公正。

  “阿爹,咱们真的要死在这里了么?”张蓉扶着老爹的膝盖,

  有些惶然,她一个十一岁的花季少女,突然间就要面对死亡,凄然惶恐也是很正常,即便她父兄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主。

  张柔伸出粗大的手,为小女儿捋了捋乱发,“十九啊,现在后悔跟着爹爹出来了吧。”

  张蓉眼眶突然就红了,泪水泛出,将落未落,鼻子一抽想要强忍回去,结果还是没能止住,“阿爹,蓉娘不悔,能陪着您,不管生死也是应该的。”

  “傻孩子,你爹一生罪孽深重,能活到今日已是侥幸,但你一个女娃,从未做过恶事,你的路不该只走到这里,稍后倘若有机会,我便向宋将求求情,一般宋人还是仁义为多,许能为你求得一条活命。”

  张柔安慰完女儿,又转头看向郭若思,苦笑一声,“贤侄啊,原本让你与老夫同路而行,是为了顺带给你提供保护,却不料,反而将你拖入这无妄之灾了,实在对不住了,若是可以,宋将也应该不会杀你这文弱之人。”

  想到这里,张柔的心有些柔软起来,死抗到底的心思也有了些动摇,沉思片刻,长叹一气,“罢了,义气名节,哪有性命重要,稍后若是宋军发起进攻,我便下令放弃抵抗吧,总得为你们两个争取一条生路。”

  就在这时,张蓉感觉身体有些不对劲,软软道,“阿爹,蓉娘突然感觉身上使不出力气了。”

  郭若思脚下一晃,也发现身上发软,“在下…也开始无力。”

  张柔心中大惊,站起来运动手脚,似乎很正常,但隐隐间也感到力量在慢慢流逝,立刻估猜到了原因,“这烟有毒?”

  此时的烟雾很轻淡了,刚才甚至都没有影响到他们说话,所以张柔也不敢肯定,“也不对啊,那许多宋军一样被烟雾笼罩了啊。”

  郭若思已经站不稳了,干脆坐到了地上,然后似乎想起了什么,“在下在西夏时,听过一个传闻,有一种迷香,分别下药,结合之后才会起效……”

  张柔感觉力量流逝越来越快,脸上的苦笑愈发沉重,“想来必是如此了,呵呵,宋军设计之人,心思之深令人恐怖啊,跟着我们的商队,进山前的驿亭,做诱饵的红袄军,出人意料的重骑,威力惊人的火药弹、火油弹,前封后堵的策略,最后这迷烟,真是步步衔接,环环相扣,如今我等连困兽犹斗都做不到,只能任人宰割了。”

  很快,越来越多的怯薛失去力量,四肢发软,张弘略大惊之下,解下腰间水袋,毫不吝惜的喷倒在脸上,企图缓解身体出现的异状,但结果没有任何作用。

  宋军一直很有耐心,只小心戒备着他们突围,却没有攻击性的举动。

  察觉蒙古阵中骚乱起来,虎子提着斧子,有些按捺不住,“阿郎,咱们杀过去吧。”

  林彻淡定道,“急什么,再等等,待会捡死鱼不好么?”

  “那就一点都不好玩了……”虎子嘟囔着。

  “虎子!”林彻轻喝,脸上也严肃了起来,“打仗,不是玩闹,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管使用任何方法手段,原则就是以最少的代价,取得最大的战果,能少流血,就一定不要做无谓的付出和牺牲!”

  虎子见林彻认真起来,只好老老实实听取教训,“阿郎,虎子知错了,以后一定改。”

  林彻无奈翻了个白眼,对他这话的信任度并不高,这家伙脑子一热,便只会一头莽上去,想要成长为一名合格的军官,还任重道远啊。

  继续等待一刻钟后,蒙古阵中已经躺成了一片,是时候上去收割成果了。

  “豆子哥,行动吧,让大家别松懈,小心有人使诈,都这个关口了,再多流一滴血都是亏的。”

  “喏,谨遵阿郎命令。”窦智对林彻是越发敬服。

  宋军保持着战斗状态,稳步上前,小心翼翼解开外围的一圈战马,然后挨个先把武器收缴,然后捆猪一样绑起来。

  其实可以不用这么麻烦的,直接杀了就是,不过林彻最重要的目的是郭守敬,在这之前,还是行事稳妥一点。

  这些怯薛,其实人还是清醒的,也能勉强说话,不过一点力气都没有,根本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俘虏。

  确认一切安全之后,林彻见到了郭守敬。

  “若思兄,别来无恙?”林彻笑得很真诚。

  郭若思以为难逃一死,索性闭上眼睛等最后一刻来临,听到熟悉的声音呼唤自己,讶然睁开眼,“西门贤弟?你怎么在这?”

  “是你!?”张弘略大惊。

  边上的张柔见此,一脸讶异,“你们都认识他?”

  林彻没有理别人,只回答郭若思,“若思兄,小弟自然是为你而来啊,你如此人才在异族统治下,实在过于浪费了,请你且随我回大宋境内,异日襄助汉室重整河山如何?”

  “大宋?!贤弟你是说……这一切都是因为我?而且还是你一手策划的?”郭若思懵了,原以为自己是受牵连,没想到自己才是祸源。

  “是的。”

  “那你何须如此大动干戈,在中都不就可以下手么?”

  林彻耸耸肩,“因为我还有许多谋划,所以不能冒着暴露身份的危险啊。”

  “这?”郭若思傻了,不能暴露身份,却宁愿采用凶险的武力,这是什么思路?

  “好了,详细的事以后再说,现在,我得先处理完手尾。”林彻也不多想,命令道,“留下张家父子,哦,这还有个小女娃,也先留在吧,其他所有俘虏都处决!”

  张柔要杀,但不能现在杀,也不能把尸体留在这里,不然,张家知道张柔死了,一定会发疯,林彻想要离开蒙古境内,那将艰难上数倍,留在手上还有大用。

  半个时辰后,留下一地尸体,林彻带着部下,离开了峡谷,在夕阳的照拂下,向预先选定的山区进发!

  两日后,王瑶和小乔收拢残余的红袄军,在林彻的援助下,与许家父子的弥勒会火并,一统方圆百里内的地下武装。

  随后进入太行山深处,占据险要山头,设立多处山寨,打出对抗蒙古暴政的旗号。

  林彻将张柔父子交予王瑶,留下李起以及部分老兵,通过故布疑阵,转移视线,七进七出,与蒙古朝廷派出的围剿军队斗智斗勇,大打游击。

  一个月后,经过艰难转移,林彻带着部下避开围剿追捕,顺利到达胶东沿海,登上等候已久的林家船只,杨帆南下。

  至此,本卷终。

  好吧,其实是本书,

  完结。

  说说完结感言吧…

  “狗太监!”“烂尾菜鸡!”“凑表脸!”“是不是完结你没点逼数!?”“还我血汗钱!”“敢言?打爆你狗头看你还敢不敢!”“抓住他了,快来切他小鸡!”

  咳咳,诸位大佬,请听我狡辩…不是,是听我解释。

  小弟第一次写书,没什么经验,因此这本书起初连个大纲都没有,就凭着一点想法,撸起袖子就开干。

  对什么文章结构,流行趋势,网文要素等等这些都是两眼一抹黑,磕磕绊绊写到了一百多万字。

  废话不多说,总之呢就是铺盖了,其实故事都想好了,都装在心里,只是成绩太惨,小弟连全勤都没动力去混了,所以停更了许久。

  这段时间小弟痛定思痛,吸取失败的教训后,决定重新开一本新书,书名《不宋》,给编辑看过开头后,觉得可以试试。

  恩,主角呢,就是临安城那个傻太子赵孟启。

  没错,基本同一时间段,不过主角不同,故事也不同,这本书没讲完的,会换个方式,在新书中讲述出来。

  小弟在这里厚着脸皮,诚邀各位大佬赏脸,移驾新书《不宋》,看得合眼,您就留下打发时间,觉得不满意,也骂上一句再走。

  好了,最重要的部分到了,在这里要感谢每一个喜欢本书的读者,谢谢你们的订阅和打赏。

  我的榜一大佬,紫羿狼牙,谢谢你的打赏和鼓励,你的百元打赏,让我的成就遥遥领先的许多我认识的作者,所以必须郑重道谢。

  随后是一直追订的诸位,云上城桥,书友59719835,书友58120501,书友59037898,圣罗德里克,书友56956083,等等我知道id,以及在其他平台看书,我不知道id的各位大佬们,谢谢你们赏光。

  新书预计7月18日发布,大爷,有空常来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