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9.决死冲关

  ,彻元

  真的还有机会吗?

  这么多年以来,这是张柔头一次心中没底。

  方才两轮闷雷,虽然隔得远,声音并不大,但他已经有些隐隐不安了。

  还没等他们往回走上多少,就碰上了狼狈逃来的六人,正是原本留守后路的那些怯薛。

  张柔心一沉,事情果然往最坏的方向发生了。

  在他的详细追问下,后路牌子头把遭遇的变故原原本本的叙述出来,一丝细节不敢遗漏。

  “看来,应该是火砲了!”张柔很快得出结论,“这南人不愧最善制器,竟然将火药的威力提高了数倍,还制作出精巧的砲架!今日,怕是很难善了了。”

  砲,并非错别字,音同‘抛’,最早便是抛石机的意思。

  这是古代军队中常备的武器,主要用来攻城。

  蒙古人纵横天下,骑射无双是没错,但其他方面的军事技术也很完备,他们在征战过程中,击败敌人后,同时也吸收对方的长处。

  他们军中就有一种非常优秀的抛石机,名曰‘回回砲’,攻城时,不但发射巨石,也可以发射火药包,甚至发射已经腐烂的人畜尸体。

  此时的火药,配方还非常不成熟,没有太大的爆炸威力,主要被用来纵火,所以这个武器也被称为‘火砲’。

  蒙古在西征欧洲时,面对他们坚固的城堡,便大量使用了火砲,让西方人闻之色变。

  火药本来就是宋朝最先用在军事上的,所以现在出现威力更大的火药弹,也不算让人很意外。

  若是在往常,张柔现在怕是开始想方设法把这新武器弄到手,但在此刻,他哪里还顾得上,最重要的是怎么解决眼下的困境。

  等他们临近峡谷出口时,便看见一道墙把通道堵死了。

  这里应该是整个峡谷最狭窄的地方,不到两丈宽。

  墙高不过半腰,居然是用红袄军的尸体,加上一些刚砍伐下来的树木,山石,草草搭建而成。

  就这高度,轻轻纵马一跃就过去了,似乎根本起不到阻拦的作用。

  但拦截者还在不断拖来树木,连枝带叶往上垒,更诡异的是有人抱着坛子,往上面墙上倾倒着一种粘稠液体。

  本来排在墙后的五架火砲,已经够让张柔头痛的了,看到这个让他更是眉头深锁,“这是何物?火油?”

  张柔猜得也不算错,是火油,准确的说,是加强版的火油,林氏纵火弹的主要原料。

  看着一坛又一坛被倒空,许三和都感到肉痛,“几万贯就这么没了……”

  这种原料,是在提纯过的火油里,添加了大量的白糖、松脂、杜仲胶等等,成本惊人。

  也不是许三和的商队带着的,而是事先埋藏在隐蔽处,刚刚挖出来不久。

  同时,之前还有二十人隐藏在附近,见到烟花信号后,才赶来支援,因此才有足够的人力将围墙赶工出来。

  这还多亏了那七八十具红袄军尸体,情况紧急之下,也顾不得什么人道不人道了。

  正在张柔踌躇之时,身后隐隐传来了动静,显然,宋军已经追堵过来了。

  不敢再犹豫,张柔下令,“全军准备突围!”

  然后看了一眼身边的郭守敬,“贤侄,稍后突围的时候,多加保重,注意跟上大队。”

  郭守敬显得很是紧张,“安肃公,情势很坏?”

  张柔点头,“可能比老夫想的还要糟糕,设局之人,真是滴水不漏啊,如今,唯有尽力一搏了,否则……”

  说话间,怯薛们已经整理好了攻击队形。

  说是全军突击,也不是一股脑瞎冲,还是分成梯次,波浪式进攻。

  号角吹响。

  最前端的十人队,抱着决死之心,用力一夹马腹,向两里外的矮墙冲去。

  保持着十丈间隔,后续波次迅速跟上。

  最后时刻,张柔安慰身后的女儿,“十九别怕,不管发生什么,一定要抱紧爹爹!放心,爹爹会把你带回家的!”

  说完,也是一抽马缰,随着队伍开始奔跑。

  郭守敬骑术不是很好,在这种情况下,能做的就是紧紧揽住马脖子。

  很快,先头骑兵离着矮墙只有三十丈,全速冲锋中,他们没有使用弓箭,而是手握弯刀,伏下身子,等待跃马的那一刻。

  但是墙后却向他们射出了一波弩箭。

  数量不多,最多二十支,射中了三四人。

  但受伤的人咬紧牙关,死死控在马上,依旧冲锋不息。

  同时,又有五个黑点从他们头上越过,散乱的落在后面队伍中,炸裂开来!

  声势惊人!

  但骑兵阵比较松散,只有两枚火药弹落点比较合适,扫下了五六个人,更是惊吓到不少的马匹。

  在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的情况下,怯薛们死死控制住坐骑,疯狂的战马只能亡命向前冲锋!

  几乎同时,围墙燃起了熊熊烈火,变成一道火墙,瞬间长高到一丈多!

  火势凶猛而诡异,犹如来自地狱!

  先头的骑兵,已经感觉胯下的坐骑有了恐惧。

  动物怕火是天性,优良的战马在严格的训练下,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克服这种本能恐惧,但眼前的火焰,明显超出了那个程度。

  骑兵本身心中也在害怕,但是他们没得选,眼下不容他们退缩,唯有鼓足决死之心,全力夹紧马腹,攥紧缰绳,保持马头向前。

  近了!近了!

  就在他们到了火墙十丈距离,一匹战马像是撞到的一道无形的墙,痛苦嘶鸣着,猛地扑倒在地,并将马背上的骑士狠狠甩出!

  “绊马索!”

  骑兵们立刻便反应了过来,操控战马,或跨或跃,破解这该死的绊马索,但依然有四骑中招!

  一根绳子,就解决了半个十人队!

  世上还有比这更划算的买卖么?

  当然,后续的波次目睹前队的遭遇,自然会有防范,这根绊马索也就没用了。

  张弘略心中无比愤恨,狗入的宋军,尽用些下三滥的手段!

  显然张弘略还是低估了林彻的无耻,那逃过了绊马索的五名骑兵,又陆续连人带马栽倒在地上,有一人甚至甩到了火墙里,爆出耀眼的火光!

  “陷马坑!”

  没有再看到有绳索,但用尽目力之后,隐隐看到了火墙前

  面五丈范围的地面上,麻麻点点,分布了不少碗口大的坑洞!

  其实这陷马坑并不多,因为时间关系,只是仓促的挖了一百来个而已。

  这种小陷阱,挖设简单,但在正规作战时,作用并不大,因为被发现以后,破解也简单,大不了,绕开就是。

  也就这种地形,这种情势下,出其不意才能取得惊喜。

  第一队全军覆没!

  唯一的战果,就是一名骑士用自己的身体,在火墙上撞出一个短暂的缺口。

  若是从正常的战场原则来说,出现了这样的伤亡,此时的后续部队应该暂停进攻,有了妥善的处置之后再继续。

  但是这时,仍然在高速冲锋中的第二队,依然没得选!

  跃过绊马索,尽量躲开陷马坑,幸存了七个,却遭到了弩箭射击。

  最后,在这样的打击下,居然有两名骑兵活下来,并且纵马跃过了火墙!

  准确来说,其实只有一名。

  因为其中一名骑兵是撞在火墙上,马留下了,人飞过火墙,摔在地上,变成了尸体。

  最成功的那名,被火焰燎光了毛发,带着一身烧伤成功跃过,但是,还没等他看清楚墙后的情况,一根长矛就将他捅了个透心凉!

  许三和松开长矛,往边上就地一滚,险险躲开战马的撞击,受了点小伤。

  战马又跑出五六丈后,撞到了一架抛石机上,将其砸烂,迸射出的碎块,还砸伤了两人。

  这时候,抛石机刚刚完成了第二轮抛射。

  许三和当即大喊,“先别管伤员!也别管抛石机了,点燃火药弹,直接往火墙那边丢!”

  火墙另一边,第三队看到有人成功跃过了火墙,信心大增,冲到了火墙三丈处!

  就在这八个骑兵准备纵马一跃的时候,十几枚火药弹落了下来,陆续炸开!

  在这开山裂石般的爆炸中,八人无一幸免!

  巨大的震荡波,让火墙都禁不住摇晃起来,火焰反而显得更加猛烈刺目。

  不能再冲了!

  眼前这一切,让位于第五队的张弘略心生绝望!

  “减速!减速!停止进攻!”

  他一边高喊,一边勒紧马缰。

  在他前面五丈的第四队中,有人听到了命令,赶忙回头确认,然后也开始勒马。

  但是,他们离着火墙只有三十丈,即便减速了,还是继续又靠近了几丈十几丈不等。

  这时恰好又有一轮火药弹落下在他们前方不远。

  爆炸过后,第四小队又伤亡过半!

  战马也被惊得不受控制,不分方向乱蹿起来,场面混乱无比!

  最终,只有一名幸运儿逃出升天,伏在马背上,往回逃窜。

  张柔此时恨不得一刀砍了张弘略!砍死这个愚蠢至极的儿子!

  如果他没有发出那该死的停止命令,第四队非常有可能在爆炸之前冲过去一部分。

  这样就能为后续打开一个比较有效的缺口!

  现在,葬送了一半力量之后,选择退缩,那只能什么都得不到,功亏一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