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8.重骑!

  ,彻元

  谷口。

  林彻从山头下来,便看到了还在那里徘徊的王瑶等人。

  两方一个照面,都感到非常讶异,“怎么是你们!?”

  李起更是又惊又喜,“瑶娘,你怎么在这里?”

  “承哥儿,你也是来找张柔那老匹夫报仇的么?”王瑶的第一反应便是这个。

  李起挠挠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不…不全是……”

  林彻感叹世界太小,看了看意外重逢的两人,或许,老天也有心成全这一对本该在一起的少年人吧。

  “阿起,你们先聊,什么该说,你自己把握。”

  丢下这句话,林彻留下李起在这,自己带着虎子他们往骑兵那边走去。

  本来,他与窦智汇合后,布置完行动方略,在两天前就到达了这附近,只是为了减少暴露的可能,并没有立即就在峡谷布置埋伏。

  没想到今天一大早,就来了四五百的武装分子。

  在暗中观察后,很快明白了这些人的意图,于是林彻立刻对原定方案进行了修改,让这帮人先打个头阵试试水,自己一方依然保持了隐蔽。

  这帮人,在窦智这些老兵及御前班直眼中,实在太过潦草,要不是有几十名骨干的存在,那最多算是草寇。

  所以也没太指望他们有打赢的可能,但多少消耗一下蒙古人也好。

  哪里想到,结果这帮人连劫道的都不如,最后还让蒙古人赶羊似的追杀了一路。

  要不是林彻派出步兵都挡在谷口,那铁定就是被全歼的命。

  直到刚才,林彻才知道自己救下来的,居然是熟人,虽然也就只见过一两面。

  林彻刚走到两都骑兵旁边,恰好听到谷中隐隐传来的‘呼列’声。

  他神色郑重起来,“不愧是蒙古最精锐的部队,身陷包围,居然士气还这么高,甚至似乎求战心切,看来,这一战,要比我预想中还要艰难。”

  于是,迅速考虑过后,有些担心步兵都抵挡不住,便当机立断,“全军列阵谷口!”

  不到半刻钟后,张柔一方到达,停在了阵列三里之外。

  张弘略眺望,发现此时已经不止五十名步兵了,在步阵两翼,各有三十名骑兵,将整个峡谷通道完全堵死。

  而步阵的后方一里多,还有马嘶声,隐隐也看得到马匹,只是马背是空的,也无法确定数量。

  “看来,所料不错,他们也就一百多人,和咱们没什么相差,不过胆气倒是不错,这点人也居然敢和咱们对仗。”张弘略一脸不以为然,显然不怎么把对方放在眼里了。

  “临战要有必胜之心,也莫要轻敌!”张柔瞪了他一眼,“你仔细看看!这不但是正经的宋军,而且还是最精锐的那种,这步兵军阵齐整严密,不动如山!两翼轻骑人马皆很放松,一看便是打老了仗的!”

  他这话,也对也不对,班直本身是轮不到上战场的,只不过是从精锐老兵里面选人而已。

  张弘略被老爹这么一训,马上收起刚刚翘起的尾巴,一脸受教的样子。

  其实他也是老行伍了,哪里能不知道这些,不过故意露点破绽给老爹,这是当儿子更是做下属的生存之道。

  张柔看看天色,“开始进攻吧,派

  出五十人,先试一波成色,剩下的做好出击准备!”

  “呜!”

  号角响起,五个十人队娴熟排列出梯队阵形,开始缓缓加速!

  这次他们没敢托大,老实的按着战术,使用的是远程弓。

  一见到蒙古兵动了,宋军这方也立刻进入作战状态,但是骑兵们反而全都翻身下马,拿出步弓,以坐骑为掩体,做好射击准备。

  这就是宋军和蒙古兵战术上的不同。

  蒙古兵擅长骑射,宋军在这方面弱上许多,而且步弓本就不宜马上使用,所以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也配这两张弓,但需要远射的时候,便下马当步兵弓手。

  两里多的距离,说话的功夫便到了,怯薛到了相距五十丈便开始兜转马头,在划出弧线的同时,拉弓抛射!

  双方箭只在空中擦过,继续飞行,乌压压地落向各自的目标。

  这一轮,看起来热闹,只不过是个试探而已,双方都只受到一些无关紧要的损失。

  张柔眼皮都不带眨一下,密切观察着宋军临战的每一个细节。

  “训练有素,纹丝不乱,即便中箭也不去干扰阵型,值得做对手!”

  五个十人队兜了回来,张弘略问,“还试探么?”

  “时间不利于我,强攻吧!”张柔摇摇头,他们是被包围者,耗得越久越容易出问题,自然该放弃常用战术。

  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本就行军了小半天,还与红袄军打了一阵,即便他们都有备马,也是不利于久战。

  战争并不是一成不变的,需要因时因势而做出正确的应对。

  命令一下,不管事怯薛也好,张家家将也好,都开始整理好武器,以便待会依次动用。

  张柔亲自吹号!

  一百一十多名骑兵,以锥形阵列,滚滚而动,犹如洪水冲向宋军!

  被赋予全军指挥权的窦智,紧握手心,双目如电一般抓着蒙古骑兵,默算着距离。

  “全体弓弩预备!标的五十,…射!”

  九十支箭矢腾空而起,以抛物线飞行。

  蒙古骑兵也在基本同样的时间,用远程弓抛射出近一百支箭矢,射完后立马镫里藏身,顺便换取近战弓。

  这一轮,宋军步阵占着防御的便宜,利用大盾,挡掉了部分箭矢,仍然有十几人中箭,个别当场失去战斗能力。

  蒙古骑兵中也有两个不走运的掉下马,其他人马即使受伤,也不碍事。

  箭矢过后,他们立刻翻身起来,手指同时夹起两根箭,第一发轻微抛射,下一发精准射击!

  宋军步兵只来得及还击第二轮,蒙古骑兵就到了二十丈了。

  宋军两翼的轻骑早就在射完第一轮,就上马,居然往后方跑了。

  奔驰中的张弘略,见着这一幕,一头雾水!

  原本,宋军以骑兵下马原地射箭就不对,骑兵不是这样用的,但眼下的局势做出这样的选择也无可厚非,不然单纯的对箭就会吃大亏。

  但是,虽然在射完一轮后才上马,缺少助跑的结果就是对冲时要劣势许多,但这逃跑算是怎么回事?

  难道摆出一副死堵的样子只是蒙人的?

  不但骑兵跑了,步兵虽然还保持

  着阵型,却也飞快向一边靠去,放开了通路。

  不过张弘略已经不用去猜原因了,他已经看到了。

  入你娘!

  重骑!

  后方的张柔也是眼芒紧缩,心中大喊不好!

  人马皆甲!

  而且速度已经跑起来了,时机掌握得刚刚好!

  数量不多,一个楔形阵,最多三十骑,但这一刻,它是无敌的!

  “避开!避开!”

  张弘略和各个十人队的牌子头都是喊得声嘶力竭。

  轻骑和重骑对撞,就是鸡蛋碰石头!

  战马披着锁子甲裙,马背上的骑士更是全身包裹在甲片之下,只露出一双眼睛,其中闪着一往无前的寒光。

  重骑兵,冲锋!

  向前!

  向前!!

  撞入蒙古骑阵,犹如江中巨舰劈开波浪一般,把蒙古骑阵劈开,带起血色的浪花!

  重骑冲锋,所向无敌!

  张弘略躲得及时,幸免于难,但是眼睛却一片猩红!

  从军几十年,何时吃过这样的暗亏!

  发觉重骑已经将己方骑阵刺穿,把自己这边打成一片散沙,而不远处的宋军步兵也开始靠拢过来。

  心头警铃大作,立马想到刚才后撤的宋军轻骑,脑子一懵,“回转!回转!脱离战斗!”

  在这时,宋军重骑已经慢下来,准备重新整队。

  重骑兵威力很大,使用时,在出发阵地整理好队形,然后需要起步,快走,慢跑,加速跑,用不到一里的距离进入全速,然后才是真正的冲锋,而冲锋距离一般不过三十丈到五十丈,就要减速开始整队。

  不然冲锋超过一百五十丈,马就要死在前进的路上了。

  趁着这个空档,剩余蒙古骑兵凭借优异的骑术,调转了马头,往来时方向撤离。

  看到这一幕,张柔忍不住叹气,“这帮小崽子,还是经验不足啊,错失最好的反击机会。”

  准确的说,是这帮怯薛顺风顺水惯了,逆境的经验太少。

  刚才,看似损失惨重,但因为宋军的重骑太少,其实取得了三十来个战果,剩下七八十个怯薛依然保持着战斗力。

  而且,失去了速度的重骑,正是最脆弱的时候,虽然宋军步兵可以策应,轻骑却还需要一点时间才能回转。

  抓住这样的机会,至少可以给重骑造成重创,为接下来破局打下基础。

  叹完气,张柔明白再多想也无济于事,只能寄望后路可以找到机会了,不然今日还真是阴沟里翻船了。

  “十九,下车,到阿爹马上来!”

  张柔不得不开始做最坏的打算了。

  张弘略带着人狼狈的回来,“父亲,儿子无能,恳请再冲一次!必定要杀出一条血路!”

  这语气中满心不甘,毕竟,重骑兵出现的太突然,而且这个峡谷地形太适合他们了。

  不然重骑也不是无解,而蒙古人对付重骑也是非常拿手,迂回躲开,保持距离,利用灵活和速度,分分钟把笨重的重骑兵玩死。

  “时机已失,锐气尽丧!”张柔苦笑拒绝,“别耽搁时间了,往回路看看吧,兴许还有机会。”